去ktv唱歌,这个是叶白订下来的,因为叶白最近迷上了唱歌,虽然他五音不全,但是经过上次ktv之旅就变成个一个麦霸。

    时钧铮起初很高兴见到叶白,可是当叶白唱了第五首之后就受不了了,小声说:“小白,我们去买点饮料吧,我觉得你再唱嗓子都哑了。”他心说怎么李老板今天没来呢,叶白这是放羊了么?

    叶白似乎也觉得嗓子渴了,就站起来跟他出去,说:“是有点渴了,都这么晚了,李崇延说我不能玩的太晚,一会儿他饭局之后就来接我走,估计还有半小时。”

    时钧铮差点拍手欢呼,叶白只能唱半小时了,真是可喜可贺。

    他们选了不少饮料和吃的,让人送进包间去。时钧铮一推门,就看到一个女孩腻腻歪歪的坐在崔向忠身边,一瞧就是要勾1引崔向忠的样子。

    那个女孩刚毕业,据说是什么影视学院的,才入圈不久,是崔向忠一个朋友包的,今天带过来玩,不过显然女人觉得崔向忠这个金主更好,觉得崔向忠对时钧铮特别大方又体贴。

    时钧铮瞪着女人和崔向忠,那个女人把自己的位置给占了,瞧见他回来也不挪回去,还得瑟的瞥了他一眼。

    时钧铮差点气吐血,又瞪了崔向忠一眼,老变态居然没点表示,还在跟另外一边的人说话,似乎在谈什么生意事情。

    时钧铮生气了,只能坐在空位置上,他旁边就挨着那个包女孩的老板。那人瞧见自己包的女人凑到别人身边,却也不生气,显然不是真喜欢那个女孩,纯粹玩玩。

    男人反而给时钧铮递了一杯酒,说:“我看过你演的电影,很不错。”

    时钧铮公式化的笑了笑,这种搭讪的开头他听过不下一百次了。果不其然,男人以为时钧铮是崔向忠包的小艺人,瞧他样子不错就想要也玩玩,一直在他旁边说个不停。

    时钧铮爱搭不理的,只是瞧那边女人都贴在崔向忠手臂上,心里老大不爽,在崔向忠回过头来目光寻找的时候,就笑着回答了几句身边男人的话。

    那人男人以为鱼上钩了,更是殷勤。

    崔向忠是顺便谈了一笔生意,然后发现身边换了人,再一找脸就黑了,时钧铮居然和别人相谈甚欢。

    时钧铮心里想着气死崔向忠这个变态,于是主动捡了话题和旁边的男人聊,还接了男人手里的酒杯。

    崔向忠刚开始还黑着脸,不过再一瞧时钧铮那又妒忌又傲娇的表情,一瞧就是吃醋了。相处这么就,崔向忠好歹也是懂时钧铮的。

    时钧铮瞧他泰然自若,就高兴不起来了,气鼓鼓的站起来说是要去洗手间。他身边的男人觉得机会来了,立刻就要跟着去。

    时钧铮进了洗手间,那男人伸手就要拉他的手,只不过动作一僵,发现崔老板居然也来了。他哪能当着崔向忠的面撬墙角,只要悻悻的放手,真的去里面上厕所了。

    崔向忠一把拉住时钧铮,说:“亮爪子了?”

    时钧铮甩开他的手,说:“这里人可多,你别乱来。”

    崔向忠倒是真不乱来,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就把他放开了,说:“是我乱来还是你乱来,想让我吃醋是不是?信不信我在这里办了你?”

    以时钧铮以往的经验,他是真的不信,白了他一眼,洗了洗手,不搭理他就往回走。

    崔向忠笑了,跟着他也往回走。

    时钧铮打开包间门,发现里面只有那个刚才贴着崔向忠的女人,其他人估计是去吃夜宵了,点的歌还放着,声音特别大也没人唱。

    崔向忠进来就说:“你出去。”

    女人傻了眼,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是夜宵时间,大家是去吃夜宵了,女人特地殷勤的等着崔向忠回来,想和他一起去,谁知道还没开口,崔老板就开口了。

    女人说:“崔先生,您说什么?”

    “让你出去。”崔向忠有些不耐烦了。

    女人吓了一跳,觉得崔向忠一下变得特别恐怖,赶紧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时钧铮一脸不解,转头就瞧见崔向忠在锁门,他瞬间就觉得不妙,说:“你你你干什么?”

    崔向忠说:“锁门。”

    时钧铮都结巴了,说:“锁门干嘛!你快打开,一会儿有人回来打不开门怎么办。”

    崔向忠说:“打不开门他们也会有地方去。”

    时钧铮想说这不是他的关注点,话没出口,就被崔向忠扑倒在沙发上。时钧铮听着震耳欲聋的音响声音,觉得自己心跳也差不多这么响亮了,说:“这是外面你别乱来。”

    崔向忠说:“今天就在这里办了你,让你不听话。”

    时钧铮要逃跑,不过一下子就被崔向忠拽掉了裤子,挣扎半天不管用,还是被崔向忠给按在沙发上就地正法了。

    好在音乐声音非常的大,包间又很隔音,他们在里面折腾完全不会被外面听到。时钧铮又骂又叫的,全被音乐声音掩盖了。

    吃夜宵的人回来发现门锁了,敲了半天没人开,似乎联想到点什么,于是知趣的又开了一间包间,继续在隔壁唱歌。

    叶白是早就被李崇延给接走了,不过他忘了点东西,又让李崇延送他过来。叶白到了门口,发现门锁了,结果敲了半天就是没人开门。

    李崇延说:“明天再来拿也是一样。”

    叶白说:“都到这里了。肯定是里面声音太大,所以没听到,我再敲两下。”

    里面时钧铮怎么可能没听到,他是没法去开门,崔向忠还在他身上折腾着呢,弄得他都要死过去了。他知道叶白在外面,所以捂住嘴巴不敢出声,就怕耳朵尖的叶白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崔向忠趁机说,“现在知道怕了?”

    时钧铮觉得不能硬撑,识时务者为俊杰,用力点头。

    崔向忠说:“还惹我生气不了?还故意让我吃醋不了?”

    时钧铮又用力摇头。

    崔向忠说:“说你喜欢我,没有我就活不了。”

    时钧铮差点想要开口大骂崔向忠不要脸,结果没骂成,害他喉咙里的呻1吟声溢了出来。

    外面敲门的叶白手一顿,眨了眨眼,说:“还是明天再拿吧,现在不太方便。”

    李崇延一挑眉,似乎心领神会,于是两个人回家去了。

    番外写完了撒花!*★,°*:.☆\( ̄▽ ̄)/$:*.°★* 。 接下来作者菌努力更新新文去了,欢迎英雄们保养投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