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此意难梳 > 完结
    若筠想了想便回了封信说好。

    可惜半年后等他将大凉的事布置妥当后抽空和敛影去到墨庄时,敛影却又突然改口说不去了。

    “真不去?”梅若筠又一次问道。

    “不去。”

    “酒也不喝了?”

    “……不喝了。”

    梅若筠皱起眉头想了想又问道:“你真的不再看一眼?”

    敛影抿起嘴迟疑地看着梅若筠。

    两人对视了良久后,梅若筠叹了一气道:“跟我来。”

    最后梅若筠陪着敛影趴在墙头偷窥了式薇和清梧半响后离开,只余下一封书信言明自己和敛影来过了。

    清梧看罢苦笑了下回信写道祝安。

    不曾错过未曾错付,已是最好。

    冬景会迎春,花垂满枝桠。叶散见秋迹,华年比肩过。人未离,意终明,不为缘深只因情生,一顾已成相思,终成灾。

    这是后来。

    后来敛影终于看到了传闻中梅若筠的儿子。

    才十岁,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看着敛影,手里捧着一沓书,眉眼鼻子嘴像极了梅若筠。

    “叫人。”梅若筠拍了拍梅珂说道。

    “叔叔好。”梅珂看着敛影喊道。

    “错了,喊爹。”梅若筠又一拍纠正道。

    梅珂闻言低下头沉默了半响后抬起头看着敛影脆生生喊了一句:“爹。”然后皱着眉头又说道:“我先回房。”说罢便抱着书跑开了。

    敛影沉浸在那一声爹中久久未能回过神来,直到梅若筠走过去将他拍醒:“醒醒。”

    敛影回过神看向梅若筠道:“让他喊我爹这真的好?”

    “你不喜欢?”

    “不是……”

    “反正你现在也是他老子了,不能再说他跟你没一点关系了。”

    “???”

    “!!!”

    “好吧。”敛影低下头避开梅若筠的目光应道:“知道了。”

    这种瞬间有了那么大一个儿子的心情也着实是有几分微妙,还好不算讨厌。

    嗯。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