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天祚的梦就醒了。真是个噩梦啊,天祚想。

    康熙尼桑刚刚下朝回来,对外说的是荣亲王身体不适,最近几日可以免了早朝,真相则是,康熙觉得,荣亲王最好一直因为某种不可说的原因不要再去上朝了,看着自家弟弟躺在床上,睡眼懵惺神马的,也是一种对于自身能力的肯定嘛,不要太美哦~←康熙哥,乃彻底流氓了有木有!

    “起来吃粽子吧。”康熙一边给天祚擦脸,一边说,“想吃什么陷的?肉粽,红豆,豆沙,蛋黄,火腿?还是吃最平常的红枣?红枣是我亲自包的啊,虽然包的不好,算了,还是不要了。”

    天祚森森的觉得他听出了他家康熙尼桑话语后面的深意,如果不选择红枣,他会哭给他看的。

    噩梦还没有结束吗?

    “红枣的。”天祚闷声说。

    康熙亲了一口天祚的嫩脸颊,高兴的说:“真乖。”

    旁边的人早就被护龙卫们清场了。破军表示,再没有比他们更加苦逼的暗卫了!

    “你嘴边有米粒,吃的也太不小心了。”

    “哪里?”

    “这里。”

    后面是和谐时间,护龙卫继续出来清场~大家请脑补~

    作者有话要说:某会告诉你,这个倒霉的皇帝是某下一本故事的主角吗?远目。七月一日开新文,亲们请一定要来捧场哟~要不就不让天祚和康熙在一起!(被pai)

    ps:感谢基友“苍岚栩”的两颗地雷~亲个~电脑肿么坏掉了?0 0中病毒了吗?

    感谢“killingkiss”亲的地雷~一如既往啊tat

    感谢“z117”亲的地雷~欢迎亲家人某的小萌物大家庭,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呐~

    上个粽子节有爱短漫: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告白这件小事儿

    在没有发生强上那件事情之前,李怀特和天祚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起码可以算的上是好基友了。[].

    天祚因为是李怀特家赞助的孤儿院长大的孤儿,小时候获得了进入李怀特家赞助的私立学校入学的机会,从小学到高中。李怀特则是高中那年突然从外国转学回来的,高中做了两年的同学,前后座。本来应该没有什么交集的,一个是孤儿,一个是天之骄子,但也不知道是怎么着,就成为了朋友,整整两年。

    天祚入学晚一点,高二那年就已经十八岁了,李怀特比天祚要小上快一岁,但心智却要比天祚看上去大很多。

    天祚其实挺不想过那个生日的,因为他坚持认为那不是他的生日,只是他被抛弃的日子。

    李怀特却十分坚持。

    不好驳了面子好友面子的天祚就答应了。

    现在回想起来,天祚真的是恨不能回到那个时间点上,给羊入虎口而不自知的狠狠地甩两个嘴巴,清醒一点啊白痴,点你妹的头啊擦!

    但不得不承认,在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之前,天祚还是很高兴能够有李怀特这样一个朋友的。他优秀帅气,为人不错(起码在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之前,对自己可是很不错的),最难得的是还能照顾到天祚身为孤儿的面子,天祚当时甚至会考虑着要不要在高三分班那年为了李怀特放弃文科,选择理科。

    天祚很认真的思考过的,没有十八岁生日那晚的强迫,也许他会依旧很难开窍,但早晚他会知道李怀特的心意,并选择接受的。

    这样想也许对康熙尼桑不公平,但天祚就这样一个人,只要你对他足够好,他早晚会软化。可惜……天祚不知道他如果说了“是”的话,是会再给乌娜希,还是能够算做一个安慰,让李怀特彻底放弃。所以他在犹豫。

    乌娜希又说:“你说实话就好,我已经……已经……死心了,真的。”准备的说是,她已经决定放天祚幸福了,就当是惩罚她自己当日的傻b。

    “恩。”天祚的声音很小,但也坚定。

    天祚什么时候离开的,乌娜希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躺在床上,看着帷幔顶看了很久,最后开始大笑,歇斯底里的大笑,笑到伤口崩裂,笑到鲜血染红了衣裳。^//^她打开帘子,在一众手下慌乱的忙碌的时候,却兀自坚持着要看窗外,枝头的花开的正艳,乌娜希想起了一句话——听说,爱情来过。

    梨花落尽,满地忧伤。她蠢的应该吃掉自己的脑子,妄她还一向自视甚高,以为自己看的比谁都通透。

    最后,乌娜希的伤还没好,就急匆匆的离开紫禁城。

    天祚依旧没有去送行,他歪坐在炕几上,翻看着手里的话本。康熙尼桑在一边不厌其烦的批改着奏折,然后头也不抬的说:“想送就去,我不介意的。”康熙已经知道了天祚和乌娜希彻底闹崩了的这件事情,虽然具体原因还不甚清楚,但乌娜希受伤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这次乌娜希走可不仅仅是乌娜希一个人的事情,还有常宁。天祚要是想去送送他们,简直是太无可厚非了。

    至于顺治,他已经先乌娜希一步离开了,天祚和康熙悄悄的送走了他。

    顺治说,他现在才是要开始当个真真正正寄情于山水之间的游僧,虽然他依旧没有剃度吧,儿女都已经长大可以放心了,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哈哈。”天祚忍俊不禁,他最喜欢的,大概就是康熙待他的这份好到了极致的体贴。不过,见乌娜希什么的,就算了,依旧告过别了。天祚摇摇头,回答康熙:“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康熙诧异抬头:“什么?”

    “你准备装傻,装到何时?”天祚笑着开口。

    那日康熙让破军传回来的话,天祚可是一直犹言在耳。但康熙倒好,回来之后就好像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情,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那是天祚妄想出来的一样。待天祚一如往常,傻傻的以为如果他这样,天祚就会抹去那段时间里的记忆,好与他继续“兄友弟恭”。

    康熙在处理感情问题的时候,真的是笨拙的可以,实在是对不起他那个明君配置的脑子。但最起码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绝对不会以爱之名做出伤害对方的事情。

    不论是疏远,又或者是……逼迫。

    这就够了,这就是天祚对于爱情这份虚无缥缈的鬼东西的定义,条件苛刻,却也容易。套用政治学上的一句话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其实天祚才是那个比所有人都缺乏安全感的人,他谨小慎微,害怕被伤害,害怕被抛弃,如果你不是把一整颗心都剜出来放到他手里,他是绝对不会轻易言爱的。

    康熙拿着笔,就那样直愣愣的石化在了原地。他知道这样逃避问题的方式很傻,但他真的是感觉没脸见天祚了,在说出那样的遗言之后,却又活着回来了!

    可他又不想天祚远离他,他知道这样很自私,但实在是舍不得。在见到天祚待他如常的时候,他就开始幻想着,天祚这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听到那段话啊?又或者是天祚根本就没解他的意思。至于觉得天祚这样是因为也喜欢着他,康熙表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这些日子里,康熙其实才是那个最如履薄冰的人,小心维持着他和天祚之间的关系,生怕就有个风吹草动就被天祚打入地狱。

    却不成想,天祚会这样直白。

    待墨水弄坏了奏折之后,康熙才慌乱的想到要搁笔,弄干净奏折,结果……奏折彻底不能看了。

    康熙的笨拙很好的取悦了天祚,他笑的狡黠,心想,也许他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一句,他家哥哥真的是爱惨了他?他喜欢这个猜测,被一个人捧若明珠的感觉,正是天祚梦寐以求的,他太需要这种无时无刻不体现出来的爱了。

    这就好像一个暴富的人会想要睡在钱堆上一样,正是因为知道没有的艰难,才会在得到了之后紧握,不想要再失去。

    然后,康熙听见天祚说了一句让他这辈子都很后悔的话。

    “我爱你,哥,你爱我吗?”天祚问。

    虽然初听时是欣喜若狂的,但等后来,每每天祚说起是我先告白的时候,康熙就会很郁卒,明明他才是最先陷进去的那个,为什么被天祚这么一说,总有一种天祚对他一往而深,但他很渣的迫不得已答应了的感觉呢?!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此时的康熙还处于欣喜若狂的这个模式,他一下子冲了过来,对着依旧歪坐在炕几上的天祚有些束手无措,伸伸手,又有些不敢拥抱。

    好像生怕会因为拥抱而戳破美好,让这一切变成一个梦境。

    天祚主动起身,反手拥抱住了康熙,踮起脚尖,尖尖的下巴压在康熙的肩膀上,他附在康熙的耳边说:“你还没有给我回答呢。”

    康熙脸色涨红,他觉得自己简直笨拙的要死,因为他只会磕绊的说:“我……爱,你。”

    全程围观了的暗卫破军在一边咂舌,原来他家主子也是很彪悍的一个人物嘛。以及,这对兄弟真是太旁若无人了吧擦?!要知道,这屋里可不是只有他这一个暗卫的,跟着康熙的那位就在他对面呢!

    虽然过程很乌龙,但结局是好的,也就可以了,可喜可贺。

    “那,奏折怎么办?”天祚在这个互相表白,本应该吻一个来表示意思的当口,很没有请调的如是说。

    康熙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悠哉样。

    天早上的朝会上,康熙斥责了上邹泽的朝臣,说他语焉不详,空话一堆,择其重写一份交上。于是,问题迎刃而解。咳,对于那位倒霉的大臣来说,还真是无妄之灾啊。

    天祚在底下站着心想,尼桑,你熊的。

    康熙二十(公元1682)年,大清帝国正式和俄罗斯签订莫斯科条约,俄罗斯割地、赔款,承诺永不再犯,保大清北方边境清静。谈判的功臣裕亲王福全加封铁帽子王,世袭罔替;一等伯费扬古晋封一等公,掌大将军印。

    天祚再次代去郊外迎接了这两位有功之臣。

    福全和费扬古均表示,只想吃顿家乡饭,莫斯科的饮食实在是太粗糙以及奇怪了!

    作者有话要说:起晚了,所以更新晚了,抱歉啊……

    感谢“marigo”亲的地雷欢迎亲成为某的小萌物大家庭新的一份子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哟

    感谢基友“苍岚栩”的地雷抱抱

    感谢“killingkiss”亲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