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睡着了。

    “刘哥,应该我到你府上去拜访的。”周南拉开椅子,对着来人道。

    “你我兄弟两人,有什么好拜不拜访的。”刘哥不以为意的挥挥手。

    “那我更要去拜访了。”周南笑着说道,顺手帮他的酒杯里斟满了酒。

    两人东聊一句西聊一句,周南已经一段时间没到安东城,倒也乐得和他扯皮。

    又说了大半天,刘哥忽然道:“听说你这次带着你那哥儿一起来?我一大早过来看看是何方神圣。你倒是和我一直扯皮?”

    周南笑了笑道:“刘哥稍等,我这就叫他出来罢!”

    “起床了,小安。”周南压低声音叫道,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伸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脸庞。

    “嗯……,怎么了?”叶小安伸手胡乱的一抓,借着力做了起来,连眼睛都还没睁开。

    “起来吧!来客人了。”周南轻声道。

    叶小安用手揉揉眼睛,很快的下了床,就着床边的温水洗漱。

    周南一看便知道他想问什么,不待他开口便道:“刘哥,就是做粉条给我分成的那个,他来了,想要见你。”

    “见我?”叶小安擦脸的手顿了顿:“为什么要见我?”

    周南拍拍他道:“上次我说我娶了小哥儿他还不大相信,这次可能就是想要见见你。”过了一会儿又道:“刘哥为人豪爽,你不用担心。”

    叶小安点点头,又换了一身衣服,两人这才一起出门。

    被晾在一边的刘哥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望着叶小安。

    “刘哥!”叶小安清脆的叫了声,在周南的身边落座,举止之间没有一般哥儿的拘束。

    “来,刘哥。”周南拍拍叶小安道:“这便是我的哥儿叶小安了。”

    又对叶小安道:“刘哥就不需要我再介绍了。”

    叶小安点点头,悄悄地打量着他。刘哥四十来岁的样子,那魁梧的身板和周南就是两种不同的类型。

    刘哥也打量了一眼叶小安,灌下了一杯酒道:“若有时间就到我府上玩玩,你哥夫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叶小安笑着道:“安南城我也不熟,到时候恐怕少不了要唠叨刘哥夫了。”

    刘哥也笑了笑,对着周南道:“这么好的个哥儿,怪不得你当初那么急着要成亲呢!”

    周南和叶小安笑了笑,没有搭话。

    周南不许叶小安喝酒,他单独倒了一杯长,慢慢的听着两人说些趣事。

    时间过得很快,等刘哥一走,周南便带着叶小安上街了。卖的东西现在显然吸引不了小安,不过,这里一片片古色古香的建筑倒是让叶小安兴致大发。

    高高的城墙,身着盔甲的守城的士兵。接连不断的雕画,特殊构造的屋顶。叶小安对于这些众人习以为常的东西兴奋起来,每到一幅浮雕前总要留上一段时间。

    周南早就习惯了他那异以平常哥儿的习惯,静静的呆在一边。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这个时候的他浑身充满了活力。

    绕了一圈之后,两人便回到了客栈。“好困!”拍拍嘴巴,叶小安倒头便睡在床上。“怎么了?”周南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忧心的道。叶小安嗜睡的症状越来越明显,饭量也比平时增加了不少,这也太不大对劲了。

    “我去叫个大夫过来!”周南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道。看到小安这个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

    “不用吧!”叶小安有些迟疑。

    周南不理他,风风火火就出了门。

    “小二,帮我把安南城最有名的大夫请过来!”周南叫住路过的店小二,出手就是一块碎银。

    “好的,客官,你稍等。”店小二哈腰的点点头,很快就离开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叶小安听见开门的声音,挣扎着坐了起来。

    “我让店小二去请了,我陪陪你。”周南放缓了声音轻轻的道:“若是你还想睡就再睡会儿吧!”

    “今天确实睡了很久了!”叶小安有些不满。他来安南城是想要好好逛上一圈,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点子在安南城赚点小钱,谁知来到这里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睡觉。身体不会是出现问题了吧如此看来叫大夫看看也好,想到这里,叶小安摒弃心中的杂念,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云大夫,他身体怎么样了?”见云大夫收回了把脉的手,周南急忙问道。

    看着在一旁焦急地周南,云大夫脸上露出了笑容:“喜事,他怀有身孕了!”

    “真的?”周南一下子僵住了。他也曾想过很小安的孩子,只是没想到他会来的如此的突然。

    “当然是真的了!”云大夫有些不满的道:“都两个多月身孕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两个月的身孕?该死!周南想起一路上的奔波,恨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

    看见他懊悔的神情,云大夫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家哥儿身体还是不错的,胎儿也很健康。每个哥儿怀孕的症状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同,你不用担心。”

    周南点点头,心中抑制不住的狂喜,脸上不知不觉中裂开了笑容。

    “我帮他开两副安神定胎的药,你让他服下再看看情况吧!”云大夫说着,写下了两副药方。

    送走了云大夫,周南坐在床边脸上洋溢着笑容。睡梦中的叶小安似乎被什么困扰住了,呼吸声越来越紧促。

    “小安,小安。”周南见状轻轻的推着他,想把他从睡梦中叫醒。

    快要被小安遗忘的高楼大厦耸立在四周,他呆呆的站在十字路口,一时之间不知要去哪里。周围的喇叭声不断的催促着他。叶小安烦躁的拉扯着头发,根本想不起要去哪里。这里是这么的熟悉而又陌生,让他惊慌失措。

    前面似乎有人在叫我!叶小安眯着眼,一步步的向前走,一道光线出现在他的而眼前。

    猛然的睁开眼睛,身子偎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叶小安狂跳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一直强而有力的手抱着他的腰,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

    “怎么了?”抱着大汗淋漓的小安,周南柔声问道,伸手撩开了他额头上粘着的头发。

    叶小安眼睛黑溜溜的眼睛不安的转动着,过了一会儿用沙哑的声音道:“我怎么了?”

    周南眉开眼笑,把他抱了起来道:“你怀孕了,有了我的小宝宝!”

    怀孕?叶小安下意识摸摸那平坦的肚子,感觉有些玄妙。又想起先前的那个梦,脸上的笑容渐渐暗了下来。

    “怎么了?”周南感觉到叶小安的情绪低落,直接被他忽视的感觉真不好受,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小安。

    “没事!”对上他那关怀的神情,叶小安摇了摇头,勉强打起精神,放下了心中的不安。

    见他不想说,周南也不想再逼迫他,室内陷入一阵沉默。叶小安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今天被这一惊一喜弄得他疲惫万分,很快便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声,想来已经和周公去下棋了。

    周南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近几天小安总是不停地做着恶梦,周南每次都会在把他的惊呼中惊醒,后半夜便是整夜的搂着他安慰他。小安……,他口中无意识的喃喃道,想起两人一起的每一幕。小安懂得很多,他比一般的小哥儿更为明理,性格又温和,自从第一眼看见他,便陷了进去,想到这,周南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

    睡梦中的叶小安翻了个身,把身子钻进他的怀里,周南觉得内心充实了,抱着他很快就睡着了。良久,他怀中那本该熟睡的叶小安突然睁开了眼,眼角里划过泪痕。

    静静的望着身边熟睡的声音,叶小安心中的纷乱忽然平息下来。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爱自己的人,有了一个温馨的家。伸手抚摸着肚子,很快,他们便会多一个孩子,一个热闹的小家。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前世的生活了,心里还何必想这么多呢?想到这,叶小安调整了姿势,带着笑容进入了梦乡。

    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找到了爱他的人,这就已经满足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