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突然之间被赋予了生机一般,毫无血色的脸上竟然显出了少年样的纯涩。他抬步往皇陵入口走去,似乎在他眼中,那漆黑的石门是世间最美好最温暖的归宿。

    皇陵地宫千斤石门轰然落地,迦叶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眼前。石门内外,便是阴阳两隔。

    顾明珩托着明黄的襁褓,熟睡的孩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点漆一般的双眸含着淡淡的水汽。

    哀鸿声断,碧落黄泉。

    入夜,顾明珩身着轻薄的白色锦衣,闲适地执着一本泛黄的书册。他的黑发轻垂,只用一条玉带松松挽着。宫门口传来唱和的声音,没一会儿就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

    “阿宁。”顾明珩起身朝门口看去,含笑唤道。

    陆承宁一身五爪金龙袍服,冕旒在他的面上落下淡淡的影子,让人只觉神色莫测。他听见顾明珩的声音,脚下顿了顿,随后迈开的步子却明显急促了些。

    顾明珩才坐起身,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陆承宁揽进了怀中,金龙袍服上微润的露气沾染着淡淡的花香,将两人包裹在了一起,密不可分。

    “阿珩,今日阿泓与我辞行了。”陆承宁的声音闷闷的,面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顾明珩却知道他心中多有不舍。半月前穆寒江奉命驻守边疆,谢昀泓却因为家中事情未毕不能同往。因此穆寒江心自第一日起,便是每日一封信笺往丞相府去。想来如今谢昀泓也是忍不了这日日快马而来的催促,得了谢丞相应允后便来向陆承宁辞行了。

    “阿泓白日里也来了我这里,你也知道,他本就是要去找阿木与他一起的。”顾明珩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耳边的心跳声,心中安宁,想到白日的情景,不由弯唇一笑,“他说他自小便拿在手里把玩的折扇被阿木那个笨木头给拿走了,若是再不快些去要回来,怕是就拿不回来了。他都这般说了,又有阿木几日便有一封的催促的折子,你还怎么留他?”

    沉默了些许时候,陆承宁突然开口道,“那你总会和我一起吗?”

    顾明珩闻言一愣,像是不能明白他怎么突然问到了这个问题,却还是没有犹豫地答道,“这是自然的,我这一生,都会与阿宁一起,这不是早就说好了的吗?”

    陆承宁没有再说话,只是用温热的手掌轻轻地抚着顾明珩的肩头,如此,便是此生至死,再无所求。

    前世我听见你的哭声,只觉痛彻心扉,那时心里想着,愿用我一世光阴,换你半日重回,让你不再受到伤害,安然平乐。而如今,我见你君临天下,执掌江山,站在这天下至高的位置上面若平湖。我只感到幸运,上天能够再给我这样的一生,陪着你一起走过,生同衾,死同穴,再不相离。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拖了很久才在今天写完。原本计划是写一百章左右,每一章的大纲都已经写好,连剧情都已经在自己的脑中上演了无数遍,但是却没有写成文字。

    最开始这篇文设定的是be,在推演剧情的时候自己都哭了两次,但现在还是让所有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好的结局。

    天冷加衣,愿大家都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