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殇恻隐 > 完结
    一件件褪下,直到坦诚相见时,肌肤相贴传来的冰凉与火热像是宿命的交融,发出最畅快的交响曲。

    这一夜,等待了二十年的水凝心如刀绞,一切希望落空,泪洒衣襟;这一夜,千代胤岚坦然面对着曾经一起生活的女人,无悲无喜,心里埋藏多年的负罪感终于放下,他终于解放了自己;这一夜,展翅的蝴蝶脱茧而出,两个心中只有彼此的青年用激情诉说着对彼此的渴望。

    鸠6这一夜过后,千蜃阁恢复了平静,寻隐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身边已经是冰冷的温度,他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笑容爬上嘴角。

    “千代胤岚和时逸仁走了!”千代流殇亲自端着食物推门进来,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寻隐说。

    “什么时候?”寻隐懒懒地问,走了也好,他也没心情招待那两个男人。

    千代流殇可有可无地回答:“今日凌晨,只让下人给我们带了个口信就走了。”

    “那水凝……?”寻隐露出脑袋问,那个女人该不会想不开自杀了吧?

    “没事,时逸仁……”千代流殇顿了顿后如实相告:“南疆巫池有一种销蚀散,可以让一个人忘记记忆。”

    “什么!”寻隐嗖的从床上坐起身,面露惊讶地说:“还真有这种东西?不过他们对一个女人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即使寻隐也不待见水凝,可到底对方是女子,他眉头紧蹙,在心里将千代胤岚和时逸仁诅咒了一遍。

    “是她自己要求的……这样也好!”洗去记忆,万念成空,至少她以后的生活不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背叛而痛苦,千代流殇也乐见其成。

    “既然如此,以后让人好好照顾她就行了,我们就当尽义务了!”毕竟是生下他们的母亲,两人都不会做的太绝。

    “那是自然。”即使是在水凝暗害千代流殇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要对这个女人这样,何况是现在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女人。

    他朝寻隐招招手说:“饿了吧,起床吃饭!”

    寻隐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等着千代流殇端着水杯给他漱囗,又拧了帕子给他擦脸,将一切下人做的事情做的井井有条,

    他笑看着千代流殇端着饭菜走到床边,然后熟练地将夹着饭菜递到他嘴边,寻隐忍不住大笑出调侃道:“哈哈……真该让外面的人看看,咱们千蜃阁的阁主竟然会这么细心的照顾人,这估计会让全天下能吓掉下巴吧?”

    “他们没这个机会知道!”千代流殇毫不在意地举着筷子,催促:“别笑了,快吃!”

    寻隐张嘴含下饭菜,口齿不清地问:“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我又没断手断脚,还用得着你喂饭?”

    千代流殇唇边漾出浅浅的笑意,他继续一边喂一边说:“我喜欢,况且你昨夜劳累了一夜,现在恐怕全身无力吧?”

    “呃……哪有这么夸张?我又不是纸糊的,不过有人服侍的感觉真好,尤其这人还是顶顶大名的千蜃阁主,小生真是几辈子挣来的福啊!”寻隐咽下饭菜,勾着千代流殇的脖子将带着油渍的嘴唇印上他的脸,然后满意的笑了。

    他拿起一边的调羹,舀了一勺饭伸到千代流殇嘴边,笑客满面地说:“礼尚往来,我也不能太亏待你是吧?”

    千代流殇张囗吞下,两人就如此一人一勺的吃着,淡淡的温馨萦绕,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暖,照得寻隐整个人飘乎乎的,仿佛踩在云端似的。

    寻隐在千蜃阁住了一个月后,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来到紫金香山,他听着下人的回报,然后如风似的冲了出去。

    寻隐急速赶到大堂,就见那个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中年男子正端坐在椅子上喝茶。

    他飞速扑过去,搂着孤傲空的脖子撒娇:“空大叔,师傅……您怎么来了?怎么不事毛说一声,我亲自去接您啊!”

    寻隐从走想到孤傲空有登上千蜃阁的一天,以他和水凝以前那恶劣的关系,能有如今的结果已经是寻隐最大的幸事了。

    孤傲空才扒下他的手,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小徒弟,见他容光焕发,青春溢彩,满身都透着欢愉,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为师打算了却最后一桩心事,然后出去走走,为师在雪炎谷久等不到你们,只好自己j了,否则等你们两个早已将为师忘得干净的劣徒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孤傲空开着玩笑说,他脸上认真的态度让这个笑话更具喜感。

    寻隐讪讪地笑,他捶着孤傲空的肩膀开脱道:“哪能啊,这不是刚回来事情多么?我们都计划好下个月就出发去雪炎谷了,怎敢劳烦师父您老人家亲自来,哎,徒弟真是不孝啊!”

    随后赶来的千代流殇等人纷纷给孤傲空见礼,沈昱之更是一脸深意地道了谢。96

    “怎么回事?”寻隐直白地问。

    沈昱之往旁边撤了一步,才回答:“是我给孤前辈去的信,请他来做主婚人的!”

    寻隐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在千蜃阁举办婚礼,那不是全天下都知道静司是嫁出去的那个了?哼,这个沈昱之,一天不看着就给他玩心眼,真他妈的不是人!”

    “师傅,你对这件事怎么看,要是您不同意我们就带着静司回家!”寻隐小心地瞅着孤傲空的脸色说。

    自己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人,孤傲空对自己属于放养状态,可静司却不同,那可是孤傲空慢慢教育出来的。

    “为师既然来了,就这样吧,你们……好自为之!”孤傲空无奈地说,他当然也希望能见到自己的乖徒娶妻生子的那天,可惜天不由人。

    沈昱之大喜,忙上前拉着静司跪在孤傲空身前,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无非是自己会对静司一辈子好之类的废话,听的寻隐直翻白眼,却也忍不住在心里感动。

    千代流殇抓着他的手,冲着他笑了笑,直接让寻隐将一切担忧都抛之脑后。

    婚礼很成功,威慑与千蜃阁与溟云殿的威名之下,来叁加婚礼的人即使不是真心祝福也不会当面说出难听的话,只是大家难免在心里感慨:这两大门派的纠缠怕是越来越深了,以后合二为一的可能性也越发大了,哎,未来几十年内,这江湖上可还有敢与之叫板的门派么?

    寻隐将千代流殇拉到角落,将自制的两枚玉指环摊在掌施对,牵起千代流殇的左手,将其中一枚指环推进他的手指中,豪迈地说:“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戴上这个之后,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一辈子也不许摘下来!”

    千代流殇意会,给寻隐戴上另外一枚指环,亲吻着他的手指,深情款款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好!一辈子!”

    泪水滑落,寻隐忙低下头,莹润的泪珠被一只手接住,晶莹透亮,溢出满满的幸福味道。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