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后,何洛也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松溪派的掌门,为了巩固自己的掌门地位,也因为他对楚意涵的美色垂涎已久,他派人前丹琼派向楚意涵提亲。

    不出所料,何洛收到了楚意涵的拒绝信。

    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以及名声,他绞尽脑汁。一日,何洛于庭前散步偶遇一位妖艳女子,也就是传人。

    何洛被蛊惑,以为自己与之有了欢好行径,事事依从那女子的安排。直到有一日,女子问他想不想娶丹琼派的掌门楚意涵,何洛顿了一顿,连忙讨好道,“我都已经有了你这个宝贝了,何必稀罕她楚意涵。”

    “你呀!说话就是没个正形,也不知我怎么就看上了你!”女子半羞半嗔道。

    “你难道不想多一位绝色佳人同我一道伺候你吗?你要是娶了她,我们称霸武林的愿望就事倍功半了!”

    “你当我没有想过娶她吗?可是这个女人软硬不吃,愣是拒绝了我多次!”一说起这个何洛就一肚子火,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们不如这样……”

    楚意涵继任掌门以后变得越发清冷,再不复当年的温柔体贴。她的一点一滴,上官琪全部放在了心底,她心知楚意涵的心底一直有着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鬼面公子。

    何洛突如其来的登门拜访倒是令楚意涵的神色微微一变,但她也仅是一愣,继而不慌不忙地说道,“不知松溪派何掌门远道而来,楚意涵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之至。”

    “楚掌门客气了,我掌门此来无非是为了报得美人归,与你丹琼派掌门喜结连理,不知楚掌门你意下如何?”

    “此事我不是早已说清了吗?终我一生,定是不会嫁做人妇的!”

    “意涵,你可别忘了那个人,想必比起我,你更乐意知道那个人的下落……”何洛悄悄凑过去,附在楚意涵耳边轻说了这么一句话,楚意涵的心头轻颤,抿了抿唇。

    回房的路上,楚意涵一直回想着何洛最后说的那句话,“放心好了,我并不是真的与你成亲,我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引那个沉寂已久的人重现江湖而已。”

    话虽是这般说法,楚意涵还是拒绝了何洛的求婚。谁能料到何洛身边的女子不是一个普通人,竟然将楚意涵从丹琼派掳走,消失的悄无声息。

    几个月后,松溪派掌门何洛与丹琼派掌门楚意涵即将结为连理的喜讯传遍了江湖,连身为武林盟主的少林寺方丈也前来为之庆贺。上官琪带领丹琼派弟子赶往松溪派,意欲抢回掌门。

    不出所料,新婚之日,消失已久的鬼面公子现身了。他脱下了黑衣换上了一袭白衫,静静地立在堂前。

    他的额前一缕青丝变做白雪,随着微风飘扬。

    她听到了堂下众人惊呼着鬼面公子的名头,弯腰行礼的楚意涵一把掀开了盖头,怔怔地凝视着那道记忆里的人儿,心下一片凄凄,嘴角勾起苦涩的笑。

    鬼面公子亦是嘴角轻扬,淡笑着看着她缓缓开口道,“我带你离开这里。”没有多余的言语,只一句话,就已然表明了来意。

    周遭的叫骂声不断,那场中的二人充耳不闻,只是透过人群彼此对视着。墨潇打死了何洛,神秘女子逃脱。

    墨潇流着苦涩的泪水占有了楚意涵的身体,在最后一刻的时候亲手摘下了面具,露出了真面目。

    楚意涵在即将昏过去的一瞬间,看到了墨潇的面容,终是流下了释然与愧疚的泪水。

    一夜过会,楚意涵衣衫整齐的躺在了回丹琼派的马车上,上官琪担忧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楚意涵的师父以前就暗恋着墨潇的母亲,当时最有希望继承掌门之位的师姐,但是因为前面几任掌门都没有嫁人生子的先例,于是失去了继任掌门的资格。楚意涵的师父为她破除了这个惯例,传给了她掌门之位。

    公主后来和那个邪教传人纠缠在一起。

    上官琪带楚意涵回丹琼派后,多月后的某一天,楚意涵感到很是困倦,便早早回房休息了,下午的时候,上官琪又来悉心照料她。在楚意涵静养的这段时间,上官琪曾表白心意,楚意涵却没有回应。直到这一日,楚意涵抚摸着自己略微凸起的小腹,认真地看着上官琪道,“琪儿,我腹中早已有了鬼面公子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我已是不贞不洁之人,与你在一起只会令你蒙羞,也会使得我丹琼派声誉受损的。”

    楚意涵终是力排众议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上官琪,后来四处寻找墨潇的踪迹。

    多年后,楚意涵带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走在乡间的小道上,忽然前面传来了“哞!”的一声,楚意涵随声望去,却见到牛背上坐着一个瘦削的人。

    “墨潇……”楚意涵凝视着她的背影,痴痴地唤道。

    “漂亮姐姐,你是谁呀?”墨潇拉住了缰绳,从牛背上熟练地跳了下来,困惑地侧着脑袋看向面前的女子。

    小女孩却小跑着来到墨潇腿边,拉着她的裤脚撒着娇,“爹爹,抱抱!”

    “哟!小墨啊,你家姐姐还在到处找你呢,怎么还不赶快回家去?”路过的村人热心地提醒道。

    “嗯,我马上就回去。”墨潇点头一笑,继而好奇地问道,“夫人和令小姐应该不是本地人吧?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若是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先到我家中住宿一宿吧。想必姐姐和姐夫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姐姐,我回来了!”墨潇敲着门,大声呼喊着。

    “嗯,潇儿今天回来的真早……”直到墨潇让开房门,唐薇这才见到了墨潇身后的楚意涵和小女孩,她很是惊讶,却还是故作镇静地稳住了脸色,只是压低了声音道,“你……竟然是你!”

    原来那日墨潇中了剧毒,饕餮面具护主,将毒素全部吸了出来,就此消失在尘世间,而墨潇变成了傻子。

    以前,一直是你在等我,如今,就让我等你一回又有何妨。

    (曲终人散。)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是作者君高中时期构思出来的一个小短篇,奈何本人有个毛病,总是不自觉地将短篇写成长篇。

    就这么一直拖着,以至于连我自己都记不清剧情以及人物性格了。再加上那时候课业繁忙,更加没有心思填这个坑了。

    为了不让大家一直蹲在这个深坑里,我还是冒出来领罪了……

    嗯,我有错,大家打轻点……

    真是应了那句话,“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年少无知,图一时爽快,挖下无数深坑,如今新坑旧坑,两坑相遇水火不容,我只能喜新厌旧了qaq

    最后,谢谢大家一直观看本文。

    虽然每次别的作者问及我的小说时,看到女变男的百合文总是难以认同,导致我很是尴尬,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不论一篇文章的质量好坏,所属分类是耽美还是百合或者言情,每一部小说都是作者花费了不少心思写出的。

    无论如何,请先尊重他们的作品。(盗文,抄袭者除外)

    讲到最后,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果然重点什么的,永远和我无缘啊。

    如果有读者想问我今后会不会再写女变男类型的文章的话,我会说,“不排斥,今后如果有好的构思,将会再次尝试。”

    再次谢过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