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颜红 > 完结
    身上的牙印就没断过,也不在乎多一处,何况那小妖精咬归咬,每次都是做做样子,留下几个浅印,连皮都咬不破。

    他玩够了,解衣就寝,将小猫放在胸前,道:“明天没什么事,带你出去玩一天,愿意么?”

    墨颜的性子贪玩好动,听到这消息本该欣喜雀跃的,可是不巧他正在胡思乱想,所以很反常地平静,苏慕情左看右看,见他仍是一脸呆相,思绪早不知飞到了几重天,不能忍受自己被忽略的苏大楼主不高兴了,手指轻拂猫儿的后颈,语气中含着隐隐的威胁:“墨颜,说话。”

    墨颜翻了个身变成人形,撑起上身,桃花眼波光闪动,问:“我去做消夜给你吃,好不好?”

    “不好。”苏慕情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自从那碗乌龙的大补汤让他被南宫凝笑话之后,墨颜便被严令禁止接近厨房重地。

    墨颜有些沮丧,很快又打起精神,手臂圈住苏慕情的腰身,道:“方才抓破了你的衣服,我去补好它。”

    “不用。”苏慕情玩味地看着他,面无表情,“我不穿打补丁的衣服。”

    墨颜脸皮僵了一下,抓抓头,不死心地凑近了些,道:“我要学琴,弹给你听。”

    “免了。”苏慕情看出些苗头,好笑地伸手捏一捏对方的鼻子,“你情哥哥不通音律,弹给我听还不如弹给一头牛。”

    “啊?”墨颜被打击得彻底,没精打采地趴在一边,拉过枕头盖住头。

    一碰上不顺心的事就往犄角旮旯里钻,这可不是好习惯,苏慕情捞起一缕黑发,轻轻扯动,笑道:“你那颗脑袋里又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了?从实招来。”

    墨颜推开枕头,长叹一声,低声道:“我想当一个对你有用的人。”

    苏慕情敛了笑容,摸了摸他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呀,这又是抽着哪根筋了?”

    墨颜正在百般烦恼中,面前这人非但不会排忧解难,还落井下石地出言戏弄,心头不由得无名火起,他一把推开苏慕情,扯开被单盖住头,不意外地听到几声闷笑,苏慕情从后面压住他,下巴磨蹭着他的肩膀,道:“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脑袋原本就不灵光,还是别想太多为好。”

    这叫什么话?!墨颜气得头皮发炸,嗤溜一声变回猫身,钻进枕头底下,任苏慕情怎么哄也不肯出来。

    “小桃花?”沈烟清略一思索,道,“府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苏慕情皱皱眉,道:“难道是外面的人?”

    早晨趁小黑猫睡得迷迷糊糊,苏慕情连哄带骗地把他拖出来,并挑弄得他变成人形,压住享用了一番,顺便三问两问就把话套了出来,才知道那小笨蛋又在自寻烦恼了。

    “楼主既然怕他心神不安,为何不与他说清楚呢?”沈烟清对墨颜是真心喜爱,为他ca了不少心——苏慕情的性子做朋友无可挑剔,做情人就有些恶劣了,看那小猫患得患失的样子就知道。

    “看他一个人钻牛角尖的样子也蛮有趣的。”苏慕情笑得开怀,懒洋洋地倚着窗框,沈烟清摇摇头,从窗口向下望,只见两只猫儿正在似锦的繁花中嬉戏玩耍,一黑一白,煞是有趣,苏慕情也看到了,顺手拿了个线团丢下去,问:“哪儿来的白猫?”

    “双丫头养的吧?”沈烟清也不太确定,叫过一个小丫环来问,得知那猫儿确实是小双所养,而且取名叫小桃花。

    苏慕情脸色变了,沈烟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便一纵身穿窗而出,朝那两只猫掠去。

    沈烟清支肘趴在窗台上,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明明在意,还那么嘴硬。”

    本来昨夜苏慕情提出要带他出去玩,可是墨颜为了敦促自己脱离除了吃喝玩什么也不会的废物形象,硬是咬着牙拒绝了,弄得苏大楼主很没面子,不仅早晨狠狠地惩罚了墨颜,而且还逼着他答应了附加条件:没有苏慕情的允许,不得擅自变成人形。

    ——这一命令可谓霸道透顶,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防那个什么小桃花,不过苏大公子机关算尽,百密一疏,却没想到小桃花是一只猫。

    墨颜叼着一包花籽,在假山前找了块空地,用前爪刨出一个个小坑,小桃花跟前跟后,时不时凑上去蹭蹭他的后颈,两只猫儿不一会便挤在一处,状似亲密无间,看得苏大楼主很是火大。

    至于墨颜,还没意识到某人已经打翻了醋坛子,仍在依着猫类的本能与新朋友推来挤去地交流感情,对这只柔顺妩媚的小白猫他还是颇有好感的,虽然与对苏慕情的爱恋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这么一只漂亮又乖巧的小母猫对你百依百顺,任谁都会觉得飘飘然。

    保护弱小是所有生灵的本能,不管他是男的还是公的,墨颜也不例外,面对苏慕情时被压抑得很彻底的保护欲正最大限度地膨胀,不可讳言,那个男人强悍到总是让人产生挫败感,在他面前总会不由自主地服从,连违逆他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想帮助他、保护他了。

    恐怕苏慕情知道自己这念头会笑岔气,而且八成会丢过来一句“不自量力”吧!

    墨颜两只耳朵颤了几颤,冷不防被一只大手从颈后拎了起来,他惊叫了一声,嘴里的小布包掉了下来,下意识地伸出爪子,却对上苏慕情幽深冷凝的双眼。

    薄唇勾出淡淡的笑意,苏慕情看了一眼脚边的白猫,温柔的语调让人大夏天也会起鸡皮疙瘩——

    “墨颜,看来你的桃花运来了,用不用哥哥教你几招?”

    墨颜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他:什么桃花运?

    他那付呆相看在苏慕情眼里,变成了心虚的神态,苏大楼主火烧得更旺,又不屑承认自己在吃一只小白猫的醋,不由分说地将墨颜拎回房中,打算花一整天的时间来好好调教。

    墨颜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挑亮了灯盏,趴在桌边乱翻一本诗文,时不时偷眼瞄一下正在批阅卷宗的苏慕情。

    自打那天莫名地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苏慕情对他的要求换成:没有允许不得擅自变成猫。

    而且还要求他时时刻刻都待在苏慕情眼皮子底下,像个被先生严加看管的小学童似地,出去喘口气都要报备。

    奇怪了,苏慕情是怎么了?

    “关心则乱。”某次听了他诉苦之后,沈大哥笑眯眯地下了结论,又拍拍他的肩,“这样也好,墨颜,你不是一直想帮他么?”

    是啊,虽然怎么看都是帮不上忙的样子,墨颜继续翻书,用淡色朱砂划出不认识的字,准备等苏慕情忙完了公事再向他请教。

    他道行浅,修炼成人后也没多少阅历,斗大的字不识几升,还是溜到村里私塾去听先生讲了几回之乎者也,才不至于变成睁眼瞎子。

    “墨颜,研墨。”苏慕情头也不抬地招呼他,墨颜放下书本,忍不住笑了起来,惹来一记轻拍落在屁股上,苏慕情也意识这小妖精的名字有趣,拉他到身侧,问:“在书房憋着无聊么?”

    墨颜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道:“我总希望……你有用得着我的时候。”

    苏慕情闻言一怔,盯着他的脸,皱眉道:“怎么了?又胡思乱想了是不是?”

    “没有。”墨颜嘴硬着不承认,语气带着羡慕,“我想像沈大哥那样,什么都会,这样就能帮到你了。”

    “像烟清那样?”苏慕情忍俊不禁,“那我还要你做什么?笨蛋,想出去玩的话跟你情哥哥说几句好听的,我带你去不好么?”

    墨颜一梗脖子,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哄我。”

    苏慕情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模样是大人,可是这心智脾气,都还嫩得很呐。”

    墨颜忍住想把砚台砸在他脸上的冲动,挤出一个笑容,转身要走,苏慕情一把将他拉回来,笑道:“生气了?”

    “没有。”墨颜闷声闷气地答道,苏慕情将他拉坐在膝上,道:“你那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墨颜,我从未嫌弃过你,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岂不是轻贱我对你的心意?”

    墨颜摇头如拨郎鼓,难为情地道:“我什么也不会,一点用也没有,又总是缠着你带我去玩,耗费你的功夫。”

    苏慕情一屈指弹在他头上,道:“所以你想学琴认字?想变成才子么?”

    墨颜不解地看着他,又换来一个爆栗,苏慕情骂道:“真是笨得不透气!我若喜欢烟清那样的六年前就喜欢上了,还轮得着你现在来气我?!”

    墨颜被骂得哑口无言,本能地想伸手抓他,却想起自己还是人形,抓也是白抓。

    “墨颜,你还不明白么?”苏慕情叹了口气,道,“我喜欢你,你对我的情意就是最大的福祉,说什么要帮我,你啊……平安健康地陪在我身边,一辈子过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墨颜瞪大了眼睛,不敢想象苏慕情会说出这样的柔言软语,以那人平时只会调戏逗弄他的恶劣性子,说出这番话怕也是极为不惯了。

    “不许傻笑!”苏慕情脸上泛起不自在的晕红,捏住墨颜的脸蛋,揉了几下,墨颜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巴快裂到耳朵后,他欣喜地抱住苏慕情的颈项,道:“那,我经常缠着你,你会烦么?”

    “不会。”苏慕情打蛇随棒上,“你是不是又想出去玩了?”

    墨颜双眼发亮,拼命点头,苏慕情笑得像偷了鸡的狐狸,抚上他的头发——

    “先把耳朵变出来,让我玩弄一下再说。”

    夜已深,月正明,知情识意的人就在身边,夫复何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