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着这世间的一切,流着血泪的脸此刻看上去苍白无比,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哦”

    雷卡听到这个字后简直要疯了,他破口大骂道:“这种时候不要再说这个字!清风,你振作一点!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你听我说,哈迪斯并没有死!你现在停手还来得及!否则他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大家死在一起……不是很好吗?”清风的脸上是茫然到让人心碎的表情,雷卡眼框突然有些泛红,清风说的没有错,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死在一起反而是最幸福的选择……

    “好了,都是我的错,我什么也不管了!你想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如果你想和哈迪斯在一起,那么就和他一起纠缠到死吧!”雷卡虽然知道这样说也没有用,但是最后他也只能破罐子破摔。

    但是没有想到,当他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他就感受到了空间之中弥漫了浓郁的死亡之力,这怎么可能?哈迪斯应该已经深受重伤才对,他不可能还有这么强的力量!

    “清风……”哈迪斯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轻轻的响了起来,他一步又一步的走到了清风的身边,虽然身体还流着血,但是湛蓝的眸子之中却漾着此生最温柔的光芒。

    “哈迪斯……”清风的脸上依旧是淡漠的表情,血泪不断的从瞳孔中渗出,映衬着皮肤愈显苍白,“一起死……好吗?”

    哈迪斯的蓝眸之中隐藏着比夜还要深邃的情绪,他伸出手,把清风牢牢的抱在怀里:“好”

    仅仅一个字,却让清风的力量有了一瞬的停滞,印象之中,哈迪斯似乎总是一直对他说着这个字,不论发生什么事,哈迪斯永远也不会拒绝他……

    清风在这一刻终于醒悟了,他下不了手,他根本无法下手杀掉哈迪斯,他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原本咆哮着的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清风由于耗尽了力量,所以倒在了哈迪斯的怀中,陷入了短暂的沉睡。

    雷卡看到这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哈迪斯说‘好’的时候,他差点连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有哪个白痴会说这种话?虽然他早就知道哈迪斯把清风宠得已经无法无天了,但是好好的两个人都活着偏要折腾着去死,这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啊!

    雷卡看着几乎已经完全报废了的冥殿,然后叹了口气道:“别用一副想杀了我的眼神看我,既然这是清风自己的选择,我和神王陛下也无法阻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从刚刚起就很在意了”

    雷卡扫了一眼哈迪斯的伤势,然后语气沉重的问道:“你的伤其实早就可以起来了吧?但是你却等到我说出不干涉你和清风的事情之后才起身,不愧是冥王,连我差点也被你骗了”

    “好了,现在计较这些也没有意义,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清风执意要和你一起死亡,那该怎么办?”

    哈迪斯注视着雷卡的眼睛,毫不退让的说道:“不论发生什么事,吾都会陪着清风”

    “好冷”雷卡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然后潇洒的挥了挥手:“我要先回神界报告这件事,所以姑且就信任你一回,我会随时来视察的,毕竟有些关于清风的有些事情也必须告诉你,再见了”

    雷卡转过身,掩去了眼中那抹暗色的光芒,冥王哈迪斯吗?真是个可怕的男人,他竟然会有一种一切都在这个男人掌控之中的感觉,说什么愿意陪清风一起去死,不过是因为他算准了清风根本就不会杀他!

    ****************

    两百年后

    “大哥,你说为什么两百年前的圣战我还没参与就结束了呢?”塔纳托斯一头雾水的说道

    “这样不是很好吗?”修普诺斯似笑非笑的用那双金眸上下凌迟着塔纳托斯,塔纳托斯立即眼观鼻,鼻观心的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还要去训练冥斗士,哈哈,先走一步”

    修普诺斯看着自家弟弟渐渐消失的身影,略含深意的在唇角挑起了一抹笑容:“笨蛋,冥斗士早就已经陷入了休眠状态”

    此时位于冥殿之中的清风正面无表情的啃着盘子里的冥石榴,在啃光了盘子里的之后,他的视线迅速瞄准了哈迪斯手中正在剥的那一个。

    “哈迪斯……”清风一脸淡漠的叫道。

    “怎么了?”哈迪斯温柔的轻抚着清风的长发,湛蓝的眸子中慢是宠溺的光芒。

    清风把脸迅速凑近了哈迪斯,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能同时剥两个吗?”

    “……”

    哈迪斯的眼中泛起了无奈的神色,不过他还是执起了清风的手,然后用低沉的嗓音说道:“好”

    一大一小的两只手就那么紧紧的交织在了一起,就宛如那个樱花纷飞的时刻,他们在树下的手永远也不会分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