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没有想到却有人从大门中走了出来。    巨大的金翼与龙尾,与希德相似却更加威严和年长的长相,左眼角下的七片龙鳞上纹着一个代表身份的印记。因为体内兽性太强,纯种的龙族根本无法变成完全的人形。

    纯种的黄金龙冷眼扫过伊斯梅尔等人所在的位置,没有多说什么张开翅膀便一飞冲天,消失在众人眼前。

    “伊斯梅尔,我们进去吧,刚好门开了?”宣战虽然有些奇怪那名黄金龙竟然能看出伊斯梅尔的隐身,不过在想想伊斯梅尔现在是凡人状态,而且那黄金龙有恰巧是和伊斯梅尔相对的光属性,也就了然了。

    四人穿过走廊和楼梯,一路直达校长室。因为☆华校长是个非常孤僻的人,所以他的大楼里并不像其他副校长和院长那样有着巡逻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这也给宣战他们的潜入提供了便捷。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四个刚刚靠近校长室就听见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词,而且还是从一个熟悉的声音中发出来的。

    “生命之水……”说话的声音分明是通灵的,正当宣战以为通灵还在诺特身体里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开口了,“进来吧。我刚好需要你们帮忙。”

    “……”伊斯梅尔没有说话,撤去了隐身效果和宣战一起光明正大的走进了校长室。

    宣战好奇的想要看看那位没怎么再别人面前出现过的校长大人,可是他打量了一下校长室,除了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的诺特以及面色凝重的希德和安散以外,房间里只有一个“黑色的通灵”。

    和通灵完全一样的穿着,唯一的区别只是眼前这个人盖在身上的是黑纱,而通灵则是白纱。

    “通灵?”休斯皱起眉头,打量着眼前的黑纱男,在场除了昏迷的诺特以外就数他和通灵接触最多了。从声音到身形来说,眼前这个人都和通灵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个人似乎更真实的感觉?至于通灵……有的时候通灵还真的会给他一种很飘渺的感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诺盖特塔.丹努。☆华学院的校长。”黑纱男将手至于胸前自我介绍道。

    “丹努?精灵的神族?”伊斯梅尔思考了一下说道。在最上界除了居住着最为主流和强大的七个神族以外还有一些小神系的神族居住着。但是多数小神系的神族们都会因为信仰越来越低,能力越来越弱而被其他神系吞并,或者自我消亡离开最上层堕入凡间。

    但就算是堕入凡间,神族毕竟还是神族,他们仍然掌握着一些凡人不知道的神器或者是秘技。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利益的诱惑之下,这样的族群更容易成为其他强者或者阴谋者的猎物。

    “谢谢您这样称呼我。”诺盖特塔冲着伊斯梅尔点头致意。从这句话里的敬语来看,作为曾经存在在最上层的神族,他已经知道了伊斯梅尔和宣战等人的身份。

    “丹努……”宣战满满想起和射日神弓一起到他手中的那把战神之矛,那把曾经被通灵拿在手里的长矛上也有一个丹努的字样。

    “你和通灵还有诺特是……”一个是造型一样,还有一个名字里保护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要说三个没关系那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通灵是未来的我,而诺特是我和通灵制造的复制品。”盖塔特诺开口,用最简单的方式回答了宣战的问题,“和学院里的传言一样。我的族群被灭后,我一个人被学校里,永远无法离开,原本我只是以校长的身份存在着,直到有一天未来已经垂垂老矣的我,也就是你们认识的通灵,他穿越时空之门来到我面前……他说,他想要离开这个学校。”

    “所以你们就制造了诺特?”希德握着拳头愤愤的看着盖塔特诺,“诺特活着就是为了让通灵能够离开学校,然后就被当成垃圾一样丢掉?”

    “不……”诺盖特塔摇了摇头,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放弃了反驳,“算了,如果你想这么以为那就这样吧。”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静静守在诺特身旁的安散突然低吼了一声,“我只要知道怎么才能救诺特,他快死了。你刚才是不是说生命之水,是不是找到那个东西他就能活过来?”

    “三分之一。”诺盖特塔叹气道,“用生命之水,救会来的可能是诺特、也有可能是通灵,或者是一个新的生命。”

    “生命之水在哪儿,我要怎么找到它?”三分之一就三分之一,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也要试一把。在希德还在迁怒的时候,安散想得确实怎么先救活诺特。

    “深水之渊。找到深渊之主,你就能找到他。”诺盖特塔低头说道。

    “深渊之主?塔尔塔罗斯?”宣战扭头看向伊斯梅尔,“我怎么不知道你师父还存着生命之水?”早知道这样,上辈子他就去冥界找人要水了,也不用千辛万苦的爬印度众神所在的冈仁波齐峰,下山路上还被乌伦斯的前世给骗了。

    “……”伊斯梅尔沉默了。深渊之主确实是他师父没错,可是……深水之渊?他师父不是住在深渊峡谷的吗?难道他来人间晃了一圈,师父就把老家名字改了?

    “应该不是我们家那位。”见老大沉默,亚斯塔立刻上来解除疑惑,凑在伊斯梅尔耳边道,“太上皇在我们离开冥界的时候曾经给了我四份生命之水、四份不老泉和四份永生泉。说是从隔壁一位大神那边弄来的,让您找到宣战之后快点回去处理公务,您看要不要……”

    任亚斯塔声音压得低,也逃不过安散超敏锐的耳朵。一双血红色的狼眼带着希望和祈求,那是安散从来没有过的眼神。看得伊斯梅尔一家四口均是心里一跳。

    “亚斯塔,先给他吧。”伊斯梅尔看着安散的眼神,心里一跳,一份被某鸟人忽悠着签下的死死团入团契约刷得一下就进入了他的脑袋里,让他全身打了个哆嗦。

    阻碍别人搞cp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虽然他觉得没人有着胆子敢劈他。

    “哦……”亚斯塔点点头,从空间里掏出一个玻璃瓶交到安散的手上。

    安散拿到瓶子后急切的将生命之水灌倒诺特的嘴里……

    ****七年后****

    “亚斯塔和休斯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神界?”已经从少年长成成年人的宣战背着个旅行包走在山路上。虽然他可以把东西全部放到空间里,但是他还是觉得身上背点东西才有冒险的感觉。

    “恩。”伊斯梅尔点点头,他那两个跟班现在还纠结在三角恋里不可自拔呢。

    “啊,要不是那边催得那么急,我也想留下来啊。”宣战叹气道,下个月安散就要和诺特结婚了的说,他还想去狼族看看那两只已经能变成人的小狼呢。

    “恩。”伊斯梅尔又点点头。其实他也想要在留些时间,毕竟神界待了几万年也就是那样,而凡间却还有新奇的东西可以让他和宣战一起看看。

    不过要不是伊斯梅尔师父的黑暗之主和相当于前任冥王的深渊之主两人因为太累罢工,导致隔壁地府和死后世界人数爆满,阎罗和阿努比斯隔山差五就现身在他面前催他回家干活,他还真的想和宣战多玩一会儿呢。婚后的真正的蜜月期就那么一次,一点都不想结束啊。

    “话说,那个深水之渊到底还有多远啊?那里的深渊之主会不会长得和塔尔塔罗斯很像?”因为七年前他们将一瓶生命之水用来救醒了诺特,所以要回到神界的话,他们就不得不再找一份。而宣战自认为他和伊斯梅尔要比金银双子更容易搞定这件事情,便拉着伊斯梅尔一边玩乐一边踏上了“冒险旅程”

    看着宣战喜悦和好奇的样子,伊斯梅尔微微皱起眉头在心中纠结,他要不要告诉宣战,前阵子他刚从塔尔塔罗斯口中知道,苏美尔神话中的另一位深渊之主就叫做恩基,而且……还就是他们两个认识的那个。

    伊斯梅尔停下脚步,叫住宣战坦白道,“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宣战疑惑的回过头。

    伊斯梅尔突然又犹豫了,到底要不要提前告诉他?现在告诉他,他现在炸毛,不告诉他,等见到恩基之后,他还是炸毛。好像,结果是差不多的。恩……算了,还是见到恩基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正文完结,明天上番外,番外目前确定两个……一个是通灵的,一个是恩基的……

    至于其他人的番外,或者是群体乱斗之类的番外……可能有 可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