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荠麦 > 完结
    是他母妃还在世时一直跟他说起的那个人,方凌言。

    在肃王的印象中,方凌言在他母妃口中是一个很聪慧的孩子,是肃王学习的对象,即使肃王大方凌言五岁。江南方家的事,肃王有听闻,不过那时,他母妃重病在床,将他过继的事,已经有口风传出,所以肃王也没心思理会别的事情。

    所以在知道荠麦就是方凌言的时候,肃王是有些不相信的,特别是看到荠麦那一套熟练的伺候人的手法时,他觉得有些失望。

    后来忍着那失望和荠麦相处了之后,肃王觉得方凌言果然还是方凌言,看待事情很有一套见地,就算是肃王有些难做的事,方凌言也能变着法儿做到,所以肃王越来越喜欢借着侍寝的名头召唤荠麦去聊天。

    开始是还好好的,荠麦在他面前也越来越放得开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变了,荠麦不喜欢说话了,对着肃王也只剩下挑逗了。肃王觉得腻烦了,他觉得这样的方凌言就是荠麦了,就和他府中的其他伺候人的一样了。所以,肃王就减少了见荠麦的次数,两个人见面,也只有上床这回事。

    后来,九皇弟进了肃王府,肃王看见荠麦又去撩拨九皇弟了,肃王觉得荠麦很不自爱,对着荠麦的时候也很不耐烦,动作也粗暴了很多。

    准备去江南的时候,肃王是没打算让荠麦去的,因为他都忘记了荠麦就是方凌言的事,后来是百莺提前,,才让荠麦去的。

    肃王看得出来在去江南的路上,荠麦的不自在的,只是肃王没有说出来,距离他们无话不谈的时候已经过了几年了,肃王早就忘记了怎么跟荠麦聊天了,荠麦说话越来越不着调,而肃王越来越沉默寡言了。

    那天早上,他看到荠麦脸上满是被泪水弄花的脂膏,心微微抽痛,但是只有一瞬间。想到他昏迷的事,肃王想,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没脸没皮的人。

    后来肃王府里的人出了内ji,九皇弟认为是荠麦的时候,肃王立马就否决了,他,察觉出了荠麦的意思了。果然,ji细不是荠麦,而且,在江南的时候,荠麦对他们的帮助颇大,至少那本账本就是定吕德胜的关键。

    肃王启程回京的时间往后推了几天,看到荠麦,不,应该换成方凌言了。看到方凌言躺在床上,重病的样子,肃王虽知道,如果是方凌言,那么肯定不会跟着他回京,但还是想看到他痊愈。

    肃王接到了来自京城的信,吕妃和五皇子狗急跳墙了,准备逼宫。所以肃王只能连夜赶回京城,九皇子和百莺隔天再走,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帮着七皇子成王登上了皇位,朝堂上分成了几派,所以,肃王又跟着忙碌了,直到看到了当年的千夏,现在的榜眼方凌行,肃王才想起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封了方凌行当官,在肃王的私心下,方凌行留在了京城,不过建府入住了两天,肃王就听到方凌行丁忧了,他的兄长,方凌言逝世了。

    肃王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方凌言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出头,怎么就

    骑着马来到了方凌行的府中,却发现方凌行连衣服都没有收拾,就走了,本想追着去看看真相,有觉得已经没必要了,派人去打探消息,果然,就在方凌行被授予官职的那天,方凌言就已经逝世了。

    肃王望向江南的方向,总觉得有些难受,好像有些话没有说出口,还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年,荠麦的态度说变就变了

    旭元二年二月廿八,宜成婚,在新帝的赐婚下,肃王将迎娶肃王妃入府。

    旭元二年二月廿八,宜安葬,方凌行回乡后按照方凌言的遗愿,方凌言入土安息。

    虽然两人最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但在同一天,彼此都有自己的归处,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