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来做我助理吧 > 完结
    呢喃着这两个字,双手紧紧抱着杨郴。

    “乖,要叫老公。”杨郴伸手擦掉简慕的眼泪。

    杨郴只是想逗逗他,让他开心一点,他知道简慕不会叫的,可就在下一刻,简慕忽然抬起头主动吻住他,然后唇抵着唇轻声叫道:“老公……”

    杨郴没有给他逃开的机会,几乎是立刻就扣住了他的后脑,然后加深了这个吻:“乖,老婆,我们再来一次。”

    简慕已经累极了,可是却依旧放任了他。

    杨郴抱简慕去洗澡的时候,简慕已经几乎要睡着了,杨郴一边低声哄着他,一边快速地帮他清理干净,然后才抱他回去,让他好好睡觉。

    简慕不多时就睡着了,可是杨郴却迟迟没有闭眼,他一次又一次又手去描绘简慕的轮廓。

    杨郴忽然想起那过去七年的时光。

    他的成名路其实并没有那么光鲜,每一步他都走得异常艰辛。刚到以前那个公司的前几个月,他开心地上着所谓的表演课,声乐课,形体课,每天累得半死却依旧快乐,甚至在和简慕抱怨的时候也只是想像那个人撒撒娇。

    可是生活永远不会那么美好,杨郴经历过写的歌被无偿拿去给公司的前辈唱,经历过参加节目前一秒却被换下,也经历过被所谓的前辈任意使唤,可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让他失去对这份梦想的期待,他只是想自己要再那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就有机会了。直到那一件事情的发生,摧毁了他心里所有的关于梦想的宝塔。

    有一天,他的经纪人告诉他公司帮他接到了一个角色,虽然不是什么男主但是戏份也挺足,杨郴那时候很开心,高兴地答应了和导演吃饭的事情。那时候,他不知道他的经纪人是在拿怎样的眼神看他。他只知道,当在酒桌上被下药的那一刻,他觉得他所有的信念都崩塌,他拙劣地找借口给经纪人打电话,却得到对方一句冰冷的“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小孩,别太天真,你不是想出名吗?”。

    如果没有被下药,杨郴第一时间一定会先狠狠地揍那个导演一顿再回去揍那个经纪人一顿,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当他被那个色老头扶着往楼上的酒店走的时候,他是绝望的,我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找机会自杀的念头,可那一刻,他脑海里闪过简慕的脸,想到对方笑着说加油的样子,他几乎控制不住要哭出来。

    他开始疯狂地想对策,他想逃脱出去他想我不要梦想,他要回去找简慕。可是,房间越来越近。

    上天大概还是眷顾他的,就在拐角处,他们迎面碰上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杨郴用刚刚积攒的力气奋力一搏趁导演放松的时候扑过去抓住了那个男人的衣服:“先生!救我!这个人对我下药了!”

    那个男人是杨郴最后的希望。

    好在,希望没有抛弃他,那男人当时眯起了好看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导演:“赵导演,还真是想不到啊,您还有这爱好呢?”手却抬起来揽住了杨郴的腰。

    导演的脸色瞬间煞白,像是要解释什么,但是杨郴都已经听不到了,他感受到男人要救他的意思后,已经撑不住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杨郴是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衣服穿戴得很整齐,而那个男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就是杨郴现在的老板,高政。那之后,高政帮他和旧公司解了约,签到了自己的旗下,也是那时候杨郴才知道对方是当今最红的dk公司的主事人。

    杨郴其实那时候打算放弃了,拒绝了高政的邀请,对方那时候笑着问他:“小孩,我看过你的简历也调查过你,你在那个烂公司都能那么拼命,怎么现在给你一个更好的机会却不要了?”

    “梦想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我可能支付不起了。”快要19岁的少年,眼里已经没有了半年前对于梦想的期待。

    高政依旧是那副笑脸看着他:“dk可不是那种不入流的公司,你只见识到了那么一点点娱乐圈的黑暗,你就开始放弃了?到底是小孩啊,你的梦想有多值钱呢?”

    “我!”杨郴想反驳,可他却发现他说不出话来。

    高政终于收起了那副笑脸,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杨郴:“没有人的成功是一帆风顺的,没有人没有遇到过挫折和困难,要不要继续要不要前进,这是你的选择。而至于要不要选择出卖自己来换得梦想,主动权也在你自己手里,明白吗?”

    “或者说,没有一个人能支撑你坚持下去吗?问问你自己,想不想让谁看到你的成功,分享你的喜悦。为了自己奋斗的同时也不要忘记了爱你的人。”

    那一刻,杨郴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简慕。

    那一晚,他做了一个荒诞的梦,在梦里他疯狂地亲吻那个人,告诉他等我回来,那个人笑着说好。

    第二天,他拨通了高政的电话:“老板,训练之前我想去给地方,请一天假可以吗?”

    “当然可以。”

    他回到了简慕的公寓,想要从他那里汲取一点力量,他的手机在那场绝望中破碎丢失了,他没有简慕的电话。他去的时候,屋里没有人,他就在外面等,直到等来的是一个陌生人。

    “请问简慕……他不住这里了吗?”

    “你是说原租客啊?他一个月前就不租了,好像回老家了吧。”

    杨郴没有崩溃,他只是笑着和陌生人说了句谢谢,转身一个走回了公司,然后投入到了训练中。

    胖哥经常说,那个时候的杨郴就像是不要命的陀螺,一直在旋转旋转,练舞练到晕倒在舞房里,可是为了不把自己饿成皮包骨头,他又狠命地吃,再狠命的练习,反反复复没有尽头,直到把自己练进了医院。

    昏迷中,他呢喃着简慕的名字,也是那时候胖哥知道他和简慕的事情。那时候,杨郴苍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平静地看着胖哥说:“我就是以同性恋,你要觉得恶心可以和老板说,换个人带。”

    少年的语气并不是很好,可是胖哥没有生气,他只是觉得难受,他很想摸摸那个少年的头,只是最后胖哥只是笑了笑说:“喂,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封建保守啊?”

    从那以后,胖哥只当他一个人的经纪人,当到现在。

    几个月后,公司帮他争取到了一次试镜机会,杨郴的拼命练习并不是没有用的,在众多试镜者中他脱颖而出,然后开始了他真正的梦想之路。

    他不是没有想过找简慕,可那会,简慕的q已经不用了,手机号也丢了,甚至已经不在北京了,他也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的朋友帮他去查全世界的户口,他只是默默地没到一个城市就乔装出去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想要找一个刻在他心里的人。一开始他经常被认出来,喊胖哥来救场,再后来,他的乔装越来越厉害,也慢慢能在一个城市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走而不被认出来了。

    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人。

    直到有一天,他开着网页想找点东西,却鬼使神差地在搜索框里打下律师两个字,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嘲笑自己真是疯了,可就在那一刻,他看到了一条新闻。

    “新人律师第一次开庭拿下首胜重大冤案终得真相”

    没有照片,报道里提到了简慕的名字,那一刻的心情杨郴没办法描述,他像是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见到了水源一样,将那条新闻看了一遍又一遍。世上重名的人那么多,可杨郴相信那就是他的慕慕,因为慕是那么的厉害!

    再之后,随着简大律师的名声越来越大,杨郴找到了他的微博,知道他在杭州,知道他和学长开了一家律所。

    他终于知道了他在哪里,可却没有去寻找的勇气。

    他想再一点,让我再努力一点,再靠近你一点,慕慕,等我。

    那之后,他更拼命,各种通告都接,忙起来有时候连三餐都没得吃,他想要快点出名,他想要慕慕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看到他,他想要……告诉他,我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吗?

    后来,他终于如愿了,成为了最年轻的的影帝。后来,看着对方在自己微博下的评论,想起那人几年前在半夜起来帮自己盖被子的样子,他发现他自己再也忍不了了。

    毅然地丢下一堆烂摊子离开,而胖哥在一开始的那一个礼拜也什么都没有说,独自帮他整理那一堆烂摊子。

    床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唤回了杨郴飘远的思绪,他低头看看简慕确实没被吵醒,便轻手轻脚拿了手机走到了客厅:“喂。”

    “知道你在等消息就尽快给你汇报了,没打扰你把?”胖哥意有所指。

    “没有。”

    “啧啧,对着简慕就一副小白兔的样子,对着我就成高冷男神了啊?”

    “不说我挂了。”

    “诶!等等,说说说。”胖哥无语,“你没猜错,暗地里跟踪你的就是你前……额,人渣们,想靠这个抹黑你,你也知道,这几年他们并不景气,估计是面临倒闭了死之前想拉你一把。不过你现在提前出柜是他们没想到了,我们这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公司的水军也在你的微博下面祝幸福了。”胖哥顿了顿,“其实你今天那番话挺感人的,现场很多粉丝都哭了,现在看来,社会的宽容度还是在增强的,你的粉丝对你也是真爱。”

    “我要感动的只有慕慕。”

    “……”胖哥无奈,“是是是知道你深情,老板让我问你一声,收购势在必得了,问你对你前……人渣们有没有什么处置意见。”

    黑暗中,杨郴露出一个冷笑:“意见?弄死算吗?”

    电话另一端的胖哥打了个寒战:“杨郴……”

    “我知道,开玩笑的。”杨郴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淡淡的语气,“各个方面的风向看好,我不允许有任何地方影响到慕慕。”

    “你又没爆他信息,影响不到……”感受到电话那端的冷气,果断住嘴,“好,我知道了,那先这样。”

    挂了电话,杨郴没有立刻回房间,他在客厅站了很久,让自己心底那些黑暗的暴虐的因子都压下去。

    而在另一边,因为莫名的不安醒过来的简慕在黑暗中深吸了两口气,过了几分钟之后才假装睡得迷糊地打开门:“木耳,你怎么没睡觉?”

    杨郴听到声音快步走过来:“怎么醒了?我就出来喝个水而已。”

    “唔。”简慕打了个哈欠,“突然就醒了,喝完了吗,回去睡觉吧。”

    杨郴笑了笑:“好,回去睡觉。”

    外面纷纷扰扰又如何呢,只要身边有你不就够了吗?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就这样完结啦=3=我又要进入我的复习黑暗月啦,大家再见qaq

    wait me,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