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绝色杀手倾国重生 > 第三卷:宫廷 第三十章:伴奏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便到酉时,大约是下午五点半的样子。花魁的表演在七点开始。花魁名为花倾,是雪都第五美人,而且最擅长的便是舞蹈,她的舞姿倾国倾城,至今未有人能超越。

    伊祁看时间已晚,便对司空二少说:“花魁的表演快要开始了。我们准备准备去看表演吧。今天很开心,很感谢彬儿姑娘啊。”

    伊祁对异花使个眼色,喊上雪颖,便来到原来他们坐的地方。司空二少对视一眼,与彬儿告别后,也回到原处。

    彬儿站在门口,望着伊祁的背影,心里暗暗发誓,雪絮公子一定是自己的,不会是夏雪颖那个狐狸精的。

    回原位后,伊祁要了杯茶,便坐在靠近司空二少的地方,异花坐在伊祁的右手边,雪颖坐在伊祁的右后方,正好三人做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小时,表演就要开始了,人潮涌动,整个大厅已是人山人海,每个桌子都坐满了人。二楼的东南西,里面的人也出来了,基本都是一个男子抱着一个或好几个美女。北面却只有伊祁五人,其他桌子都没有人。伊祁一想便知,司空二少定是已把北面包了吧。

    这时伊祁起身准备去上个厕所。因为这家妓院的厕所是不分男女的,所以伊祁很快就解决完了。伊祁刚想回去,就侧耳听到两个女子不同于他人的说话声。

    “老鸨,怎么办?我的那个琴师今天感冒了,来不了了,那我的舞蹈怎么办啊?”

    “什么?!花倾,你搞什么啊?这么重要的表演,你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哎呀哎呀,我不管你,反正你必须在表演前找个琴师。”

    “老鸨,老鸨!不要啊。”

    “哼!”

    “呜呜……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伊祁一听,花倾?这不是花魁吗。于是他向声音的方向走去。

    伊祁从一楼上了三楼,来到三楼最右边的一个房间。抬头一看,倾雅阁。伊祁直接推门而入,看到花倾正坐在床头低声哭泣。

    花倾看到伊祁进来,先是一惊,后便被伊祁的美貌吸引住了。伊祁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先把门关上,然后随手打了个结界。伊祁慢慢的走到花倾的身旁,坐在她床边的一把雕花木椅上。一靠近花倾,伊祁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海棠花香。

    花倾看到伊祁坐下,有些害怕的,下意识的抱紧胳膊,向床里缩去,颤颤的说:“你,你,想要干嘛?”

    伊祁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是谁?你为何哭?”

    花倾有些不知所措的皱皱眉,说:“你是谁?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伊祁没有烦躁,而是很平静地看着她,轻轻的说:“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哭罢了。”

    花倾看着他那双很平静的双眸,没有一丝贪婪,没有一丝淫意,只有一丝好奇,竟不知不觉的相信了他(伊祁毕竟是生命之神吗,所以她会很有亲和力,让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去相信她)。她慢慢的说:“我叫做花倾,是这个藏娇楼的第一花魁。今天晚上,我要去表演舞蹈,但是我的琴师今天感冒了,来不了。没有她的伴奏我就跳不了舞,可是老鸨却让我现在去找一个,就只有半个时辰了,我要去哪里找啊。”说完她又呜呜的抽泣起来。

    伊祁听后点点头,思索片刻,突然有一个主意闪过脑袋,他很高兴的对花倾说:“花倾姑娘,不如就让我来为你伴奏吧。”

    花倾听后一抬头,就落在了伊祁那双真诚的双眸中,那一刻,她看呆了。

    伊祁对她喊了几声:“花倾姑娘,花倾花倾。”

    听到伊祁的呼喊,花倾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公子抱歉,公子实在是太俊美了,让我不禁看呆了。”

    “呵呵。”伊祁爽朗一笑道:“花倾姑娘,你就叫我雪絮公子吧。”

    “嗯。”花倾看着他,莞尔一笑。

    “那我先来弹一曲,你听听如何?”伊祁对花倾柔声道。

    花倾轻轻点头。

    伊祁这是从茉莉镜中拿出一张毯子在地上铺好,又拿出一个古筝架子放在毯子上。然后一起盘腿坐好,又拿出在茉莉镜中变好的翾琴,轻轻放在架子上,一边弹一边唱了一曲小诗的《菁华浮梦》。

    曲罢,伊祁便看见花倾呆在那里,盯着伊祁满脸的震撼。

    伊祁微微一笑道:“花倾,可以吗?”

    花倾蓦地回过神来,呆呆的点了点头。花倾惊呆了,他的容貌是那般的颠倒众生,他的琴声是那般的悠扬动听,他的歌声是那般的动人心悬,他的歌词是那般的唯美绚烂。她想如果他能为自己伴奏,她一定是死而无憾了。

    伊祁看着花倾那样,开心的笑了,那一刻宛如最洁白的茉莉花盛开,是那般的绚烂,那般的令人心动。

    花倾又一次的惊呆了。

    “花倾,快到点了,我们来排练一次吧。”伊祁对花倾说。

    然后他们便合了一遍。花倾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伊祁的琴技不仅比她原来的琴师好,词曲更是无法比拟。

    “花倾你去跟老鸨说一下,就说我来做你的琴师。”伊祁对着花倾说到。

    “嗯。”花倾高兴的点点头。

    伊祁微微一笑,又一挥手撤去了结界。

    花倾正准备出去,老鸨就推门而入了。她一进门就对花倾嚷道:“花倾,你找到琴师没?还有三刻钟不到就要表演了。”

    花倾高兴的说:“找到了,找到了。这就是我的新琴师。”

    老鸨的眼神看到了伊祁,眼睛一怔,说:“这不是那位美得不像话的小公子吗?”

    伊祁一笑道:“就是本公子。好了,你不用担心了,我不会把这场表演搞砸的。”

    “哦,好的好的。有您在我怕啥啊?!”说罢,便向花倾使个眼色,意思是,干得不错啊,这么极品的小公子都被钓到手了。

    花倾娇羞一笑,偷看了一眼伊祁,其实花倾早在一开始便喜欢上伊祁了。

    这时伊祁走到老鸨面前,扔给她三两黄金,对她说了一会的舞台布置。老鸨一看金子,乐的不可开支,连忙点头,然后便去布置舞台了。伊祁先用玉牌跟异花联系一下,说了他的情况,然后就告诉异花一会要注意的细节。

    异花接到消息后一脸无语。这时,司空漪对异花说:“那个,你们家主子呢?怎么去了那么久?不会是掉到茅房里去了吧?”说完便一脸幸灾乐祸。异花嘴角抽搐一下说:“主子半路遇到花魁,听说她的琴师今天感冒了,不能为她伴奏了,于是就十分积极的去做她的琴师了。”

    额……众人的头上划过无数黑线。雪颖有些难过的想到:公子是因为花倾的美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