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战 > 完结
    去。她想,就算自己这份感情无疾而终,她也要找陈良善问个清楚。

    旧金山一月的天气有些湿冷,陈良辰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人有些昏昏沉沉的,出了航站楼恰好是晚上八点。

    她一个人裹着及膝的黑色大衣,脚边是一只巨大的行李箱。精巧的脸上此刻有些苍白,就连鼻尖也冻的通红。陈良辰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机场,看起来除了孤独之外,还有一种极度冰冷的萧瑟。

    车子大概行驶了两个小时才到了陈良善的郊外别墅。可是很可惜,别墅三层,一片黑暗。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旧金山的夜空呈现一种灰暗的橙色,忽然飘飘扬扬的下起了雪,是那种细密湿润的雪,不大,却也能够把人打透。陈良辰有些绝望的坐在别墅门前的台阶上,时间每流逝一分,她的勇气和无畏就减少一些,她甚至有些可笑的想自己这么做究竟值不值得。

    忽然远处有车灯打了过来,陈良辰几乎是雀跃的站起身来,“陈良善!”陈良善见到陈良辰也是吃了一惊,那种吃惊并非是惊喜,而是惊吓。

    他一只手扶着车门探出身子来,并未靠近。好看的浓眉蹙了起来,“你怎么来了?家里知道吗?”

    看到他深蓝色的衬衫领口。好像故意忽略他刚才的话是的,她强打起精神笑嘻嘻的走过来,一把抱住陈良善,“来看你啊!顺便跟你说新年快乐!”

    陈良善盯着陈良辰的发顶,怀里冰凉的感觉忽然让他有些不忍说出接下来的话。可是,一道女声却刚好让陈良辰渐渐温暖的身体重新僵硬。

    “良辰,好久不见。”

    陈良善车子的副驾驶上,顾安安穿着精致的皮草外套笑意盈盈的对着她,打招呼。

    这一幕,是陈良辰未来很多年都不愿意再回忆起来的场景。有关旧金山的那个夜晚,她抱着陈良善的手臂慢慢从他精窄的腰上滑落,眼泪忽然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那一个瞬间,陈良辰所有的尊严和执着被顾安安的一句话打的七零八落,用落荒而逃也不为过。陈良善一把拽住她提着行李箱的手臂,眉间是从未见过的疲惫。“这么晚了,你去哪?”

    陈良辰哭的有些颤抖,她细弱的身体背对着陈良善,眼角尽是哀鸿。“我回家。”

    陈良善也想不通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自己最宠爱最疼惜的妹妹如今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姑娘为了爱情做出最大努力的绝望,一向生机勃勃的陈良辰在这个雪夜竟也是毫无生气的。当下他就强行拿过陈良辰手里的行李不容置疑的说道,“不行,就是回去也得等天亮。现在你跟我回家。”

    顾安安冷眼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好似一切都与她无关。

    陈良辰近乎愤怒的转身夺过自己的行李,带着哭腔祈求道,“你给我点尊严行吗?”给我点尊严,不至于让我在爱情面前一文不值。

    连夜,陈良辰乘了最近一班飞机回国。自此两年没有音讯。

    陈良善也只能从母亲打来的电话中依稀了解到她的消息。陈良辰大二的时候交了男朋友,年关的时候带回了家。陈良辰暑假的时候跟一大票人去飙车出了车祸骨折,住院住了两个月。陈良辰大三的时候修满了学位提前毕业考了研究生。陈良辰,陈良辰……

    陈良善有些不爽的看着手机里那个笑靥如花的小姑娘,忽然承认了一件事,在她陈良辰的生活里再也听不到他陈良善,还真是一件搓火的事儿。

    ————————————

    陈良善回来的时候,陈良辰正在家里打游戏。穿着条背心玩儿的是不亦乐乎。

    陈夫人从厨房端了水果出来看见门口站着的儿子吓得手一哆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吓我一跳。”

    陈良善随手关了门有些漫不经心,“吓着您老人家了?我这不寻思一人儿漂洋过海的怪想您的,干脆就回来了。”

    陈夫人喜滋滋的拉过儿子进屋,一边冲客厅喊了一声,“良辰!你哥回来了!”

    陈良善没想到只不过两年,她竟然变的那么多。小姑娘把刘海儿梳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好像发育的更好了些。最让陈良善心里不舒服的,是她能波澜不惊的跟他说,“哥,你回来啦?”

    就好像三年前那个在车里强吻自己的人,两年前飞到美国的人,压根就不是她陈良辰。

    陈良善四两拨千金的本事比陈良辰更甚,当下就淡定的点了点头,“我给你带了东西,在箱子里一会儿记得拿。”

    陈良善阴郁的盯着她兴致满满去拿礼物的背影,忽然想把她压在床上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晚上正碰上江北辰江三少来陈家找他拿东西。陈良善在屋里正在倒时差,听见江北辰在楼下胡乱套了件衣服就下去了。“今天不是褚老大的局吗?你怎么不去?”

    江北辰接过陈良善扔过来的一个小盒子,戏谑的说道,“这不是来接顾安安么!没女伴多不合适啊。”

    陈良善被他一口气咽的差点没过去。不耐烦的摆摆手,“快滚快滚,江北辰你他妈好像跟我过不去是的!压榨我劳动成果不说还跟抢我女人?”

    江北辰无奈的摊了摊手,“那没办法,父母之命。要不你给我找一个我把她让给你?”

    这时,陈良辰忽然从楼上下来,穿着宽松的大t恤打着哈欠。陈良善闻声向后望了望,对着江北辰随手一指,“她行吗?”

    陈良辰被江北辰带走已经快五个小时了。陈良善在沙发上烦躁的不行。当客厅的钟敲了第十一下的时候,他实在按耐不住的拿起车钥匙就冲出了家门。打陈良辰跟着江北辰出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后悔了。一屋子的牛鬼蛇神虽然有江北辰护着她,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打她主意?公子哥玩儿的那一套,陈良辰哪里见过呢。想到这儿,陈良善踩油门的力道更狠了些。

    陈良辰在学校附近有一套公寓,是陈夫人前两年买给她的。陈良善料定了陈良辰不会回大院,干脆就奔了公寓守株待兔。陈良辰回来的时候,陈良善正站在阳台上抽烟,一进门就被呛的咳了两声。踢掉脚上的鞋陈良辰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屋里走,“当哥哥的半夜三更来妹妹这儿,不太合适吧?”

    陈良善掐了烟看着她换衣服的背影,啪的一声打开了灯。眼中一片深沉,“这房子的钱还是我给妈拿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是它的主人。”

    陈良辰穿了衣服出来陈良善一眼就看见她有些红肿的唇。几步走上前捏着她的下巴问,“谁弄的?”

    陈良辰不自在的偏过头打掉陈良善的手,“和你有关吗?”

    陈良善积攒下来的怒气和担心终于在陈良辰这种无所谓的情绪下爆发了,一把把人儿推到墙上,低头危险的看着她。“你说和我有关吗?三年前是谁把我按在车里的?又是谁连夜去美国看我的?恩?陈良辰,跟我装,你还嫩点儿。”

    陈良辰忽然拼命的推着陈良善的身体,近乎崩溃的摇头。“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陈良善,我三年前喜欢你不代表现在我还喜欢你!是你不要我的!你没什么权利这样对我。”

    陈良善大概是被气笑了,“我没权利?那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他拉过炸毛兔一般的陈良辰,对着她红润饱满的唇就咬了下去。淡淡的烟草味在陈良辰的口腔里弥漫开来,让她有一瞬间的怔愣。陈良善吻的认真,但实在称不上温柔。是近乎啃咬吞噬的把陈良辰困在怀里亲吻。

    少女柔软的身体紧贴着自己,一切都和三年前一模一样。陈良善看着怀里面色粉嫩的陈良辰,忽然觉得,就算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呢?

    陈良辰被陈良善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有些措手不及,用尽最后一丝理智仰头躲避道“陈良善,你不能爱我,就别碰我。”

    陈良善吮着她的下唇没说话,只是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他陈良善到底爱不爱她陈良辰。当他扶着她柔韧的腰肢挺进去的时候,看着身下因疼痛而蹙眉的陈良辰才终于明白,兜兜转转这么久,原来不敢承认的只有自己。

    他一直用顾安安来让自己躲避深爱陈良辰的这个事实,殊不知,从七岁陈良辰弹钢琴的那个下午开始,他陈良善就已经沦陷。看着悄然睡去的女孩儿,陈良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

    睡吧,等你明天醒来,我给你最盛大的婚礼。

    作者有话要说:至此,这篇文章是真的结束了。希望勇敢的陈良辰能够在爱里,永远的幸福下去。八月二号,新文《弈婚》与你们不见不散。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和专栏,新文及小宇宙所有动态会在那里更新~偶尔还会喷个小剧场粗来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