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男兽国 > 完结
    在迦尔的身边!求求你一定要……。

    他与伊奥他们一样,只有把伴侣放在自己身边,看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放放心心出去处理部落事情。

    寒回来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五个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留在寒的身边,怕的就是伴侣会再次突然消失。

    真的,如果再来一次……,他真会毫不犹豫选择死亡。与其活在痛苦的等待中还不如干脆死去,这样……还少了折磨,从此不用再相念心心想念的伴侣。

    脑子里空白一片的菲迪罗虽无意识,腿下却很无误跑到迦尔的石屋边,他没有看到亚纳哈哈大笑后退着走出石屋,两个高大健壮的雄性【砰砰】两声狠狠撞在一起,自各让对方的弹力震到退后几步远。

    “槽!菲迪罗你丫的臭小子眼睛长毛地方去鸟?没看到老子退着走出来么?丫的,老大的大屁股都撞青鸟。”亚纳捂被真被撞能的屁股,炯亮双目瞪得老大,“找老子有毛事情?有屁快过,老子还要给迦尔办事情呢。”

    迦尔说要突然间说给他制好的兽皮放在野狼伴侣的石屋里,心花怒放正要去臭野狼的石屋里去取来,尼玛出门就被撞到骨头,屁股生痛生痛。

    菲迪罗还没有站稳,脚步一乱并到亚纳面前,声色急而大吼,“寒是不是跟迦尔在一起!快说!”把希望寄托在这里,如果寒没有在的话……菲迪罗唯有出所有熟悉寒雌性气味的野狼兽人去寻找了。

    让另是这十来年加入部落的兽人去寻找,菲迪罗一点都不放心。

    近距离被吼的亚纳耳朵都被吼得嗡嗡响,他以更大的声音回答,“槽!寒来这里干毛啊,看着老子跟迦尔圈叉么?麻痹的,没在!老子耳朵都吼聋鸟。”

    没在……他的寒没有在。全身力气瞬间抽说尽,还是亚纳及时伸手急急扶住身子下滑的菲迪罗,“喂,你tmd的搞毛啊?好端端的搞毛脸色白得跟鱼肚皮似的?”

    不就是寒不在这里么?担心个屁啊。说不定寒出去走走溜溜呢?嘿,寒都回来了铁定不会再回到她曾经生活的部落鸟。再说了,都离开二十四年,那边部落再有什么大事情也该解决了嘛。

    迦尔系好兽皮裙从石屋脚步匆匆走出来,“寒没有到这里,菲迪罗,你太不小心了!这里是寒第一次过来,万一他迷路找不到石屋方向怎么办?”

    聪明的迦尔立马猜出来是豹子的不小心,他走出石屋对还立在石屋门口没动静的两个雄性吼起,“还愣着什么!赶紧去找啊!霸王龙,你少把事情想简单,这里可不是沃尔塞丛林,别忘记了……最后面可是水生兽人的领域。”

    一习话惊得霸王龙跳起脚来,一拍大腿后知后觉吼起,“槽!臭小子我们得赶紧找才行,万一寒跑到水生兽人领域上尼玛就麻烦鸟!呸呸呸,老子这张破嘴!寒没事跑到海边去干毛啊。”

    他不说还说,一说更让菲迪罗双腿发软。一颗心沉到的谷底,满心满眼里就是灰暗慌悸。他动动僵硬的眼珠,轻声说:“寒是在伊奥的石屋中离开的,狮子的石屋是离海边最近……。”

    迦尔眸色一沉,冷静道:“亚纳,快去把野狼兽人都叫过来,别惊动其他兽人。”同样的,迦尔对新加入的兽人不放心。

    亚纳一拍脑门:“行,你们先去海边看着,小心点。”他细心叮嘱一句身影矫健消失在矮林里。

    面对一旦遇到寒的事情全然慌了神的菲迪罗,迦尔目带怜悯柔声安慰,“别慌张,寒会没有事情的,别忘记了他可是落曼哲部落的智者呢。菲迪罗,你要相信寒,相信他不会离开,也相信他不会遇到危险。”

    水生兽人危险还是善良,他们并不知道;一切不过都是从生活在最南方兽们的嘴里听说一点而已。

    比较如,水生兽人有很多的触手,很多的眼睛,比如说他们的鳞片相当锋利,或者说,他们嘴里会哼一些稀奇古怪话出来,有陆地兽人不小心听到后会失了神智沿着他们的哼哼声往海水走去,直到海水淹沿头顶也不会上岸。

    很多很多的听说……,也仅是听说而已。

    最少,他生活在最南方二十几年来没有一次听说过水生怪人冒犯陆地兽人,更没有见过水生兽人杀害陆地兽人的事情。

    习惯思考的迦尔在此时并没有太大慌神,带走寒的那个地洞早毁鸟,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那么古里古怪的地洞了吧……。

    伊奥他们几个可是把这附近丛林都翻遍也没有再发现有类似地洞呢。

    菲迪罗扯出一个很硬僵的笑,他对迦尔苦涩道:“我才感受到小雌性的回来,转个身的功夫回到石屋……小雌性不在了。迦尔,我怕自己是在做梦呵。”

    他的笑容很苦涩,说出来的话都是苦苦的没有一点生机。迦尔眼眶一酸,微微笑起,“怎么会是做梦呢,我们可都是看到寒回来呢。再说了,你们几个小子不缠住寒一个月了么?寒都不知道拨了多少回萝卜呢。别想太多,先靠近海边看看。”

    “留心点,收起杀气……别让水生兽人误会我们是有意侵犯他们领地。”

    他们苦逼寻找妹纸,而妹纸侧是被某东西在鼻子里轻轻挠啊挠的,接二连三打了几个喷嚏出来直接把她惊醒。

    “喂,尼玛知道不知道扰人清楚是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啊!”吴熙寒迷糊着睁开眼睛,眼帘抬起,有个阴影落在瞳孔里。

    逆着光看得并不太清楚,是张人脸不是兽面。眨巴眨巴眼睛适应强光,再定眼一瞧,妹纸直接被电到四肢酥麻,差点怀疑她素不素又穿越鸟……。

    什么叫倾国又倾城嗷嗷嗷!尼玛的眼前这厮就是倾国又倾城!蔚蓝色的双眸如同大海那身神秘漂亮,额头光洁如玉非常完美,由其是他两道入鬟修眉眉心中央有一抹像是花钿般的装饰点缀着。

    傻愣愣的目光往下一点,秀挺鼻粱惹得人想情不自禁去亲吻。真的!她真tmd有种想要去亲吻他鼻梁的冲动!吼吼吼!完美嗷。

    嘴唇,一直以为嘴唇的完美是决定容颜是否俊美无双的重要部落,吴熙寒把目光停在他水嫩嫩的粉红唇瓣,不由自主的……她咽起口水来。

    鼻血倒是没有流下来……,面对如此倾城俊容吴熙寒直接抱可观念而不可亵渎的心态鸟。半点无耻yy都木有……。

    搞基?槽!姐儿情愿他一直单身下去!美也是种罪过啊,姐儿会妒忌拥有美人的家伙滴。

    “你是……陆地兽人?”美人蔚蓝色的双目凝看妹纸,他把疑惑藏得眼底进入,只恰当露出应有的迷惑,“你们不是生活在陆地上面么?为什么会靠近海边?”

    塞壬不是第一次看到陆地兽人,却是第一次闻到气味如此好闻的陆地雌性。他在海里游泳,无意扑抓到海风里吹来一缕香郁软糯的气味……,是属于雌性的味道。

    最先,他并没有想到要来陆地寻找,而是在海底里寻找。没有找到后他浮出水面不断呼吸着海风,终于……他再次闻到陌生又好闻的雌性气味。

    退去鱼身,化出双足踩在软软细沙上面,他来到气味来源处。是一个雌性,长得还不错的雌性。

    真可惜他却是个陆地兽人,不能与他回到海底居住。否则,他还真想带着他回海底呢?喜欢迷惑兽人的塞壬头回没有想要把眼前兽人用塞壬曲惑住他的心神,再带回海底放到水晶贝里。

    吴熙寒摸摸嘴角,她怕嘴边会有可疑液体流出来,屁股退后少许才坐起来,“我是陆地兽人,因为无意发现这里有海,才会靠近。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了。”

    喵了个咪,美人过份美丽通常都素有毒的,姐儿为小命安全起见还素离美人有点距离才行……。观远吧妹纸……,颜控妹纸伤不起,但也要有留着小命才能继续颜控下去好伐。

    塞壬笑了笑,笑容如薄羲穿过云层光芒万丈,“这一片海域是我的领地,我叫塞任,很高兴见到你……。”同样蔚蓝色的卷发随着他的倾身很自然自双肩倾落,吴熙寒偷偷瞄了眼,发现他的卷发几乎都快到地面鸟。

    丫的,现在不是欣赏美的时候,姐儿需要担心小命的重要时刻!塞壬啊,他说……他叫塞壬啊啊啊……。

    他留意到自己说出【塞壬】,陆地兽人的脸蛋微的僵硬了下,很快又恢复如常。听到他软软的声音飘入耳里,“我是……我是落曼哲部落的雌性,那个……咳,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呢,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哈。”

    卧……卧个槽啊啊啊,塞壬,眼前美人竟然是传说中的塞壬嗷嗷嗷。雷滴嘎嘎,塞壬这么邪恶的家伙生长太tmd倾国倾城了吧吧吧。

    美丽的东西往往是最毒的,姐儿……真信了!

    泪奔,塞壬美人,乃千万别给姐儿唱歌啊。姐儿对美色真没啥定力,尼玛乃一唱歌姐儿决会乖乖跟乃下海的……。

    还有,乃说句“没有打扰到”诸此类似让姐儿小心肝不再扑扑扑猛跳的话行不?

    塞壬直接坐在害怕美人有毒的妹纸身边,嘴边有直都是挽着友好笑容,他由忠赞道:“你气味很好闻,你的声音也很好听。如果可以,真希望每天都可以闻着你的气味,听着你的声音。”

    小心肝抽得更厉害鸟,害怕极了的妹纸装起b来,死顶着蛋腚而友好回答:“哈,哈哈,我的气味一点都不好闻呢。要说声音,你的声音才是真正好听呢?”

    “你听过我的声音吗?”塞任想说的是有没有听过他唱歌的声音,吴熙寒目光一直,只差跳起来想跑鸟,她扯扯嘴角继续好友道:“我现在不就听着你的声音么?嘿,真好听呢。”

    雷滴嘎嘎啊,乃千万别一时兴起给姐儿唱歌啊啊啊啊,姐儿的小心肝经不起吓的说……。

    塞壬清清嗓子,有种想要展现歌喉冲动;在看到陆地兽人黑如海底黑晶石的双眼,塞壬立马打消念头;“真可惜,你没有机会听到我最好的声音。”

    听到他歌声的兽人会停止呼吸留在海底呢,这个雌性……他有些不太想让他失去生命。

    他离开水有些长,太阳晒在皮肤上面让他有些感到疼痛。水生兽人的皮肤向来都是水嫩水嫩,碰一下都会挤出水般,好看是好看,但最经不起让太阳暴晒。

    吴熙寒也留意到他本还是水嫩嫩好想咬口的皮肤一点一点就是脱水般起皱,她佯装慌道:“啊,你是不是离开海水太久了?看,你的皮肤都起皱了。”

    想与他多待一会儿都不行呢。塞壬很无奈从石头上面跳下,细软沙子咯得他脚掌更加生痛,“美丽的陆地雌性,我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浮出海面游泳,希望你多来这里走走,我很喜欢你的到来。”

    吴熙寒囧着脸笑眯眯回答,“一定,一定!”一定才怪,姐儿一定会错开你丫的游泳时间过来!

    “那么,再见了。”不知道她心想的塞壬还很有礼貌跟她说再见呢。

    吴熙寒挥啊挥手的,一直挥到他走到海边,然后……然后看到他跳跃起化面一尾巨大银鱼返回海里。呃呃呃……在希腊神里塞壬不是人面鸟身的海妖的海妖么?怎么她看到的跟美人鱼一样呢?

    远远的,那尾银鱼还跃出海底,软而清和的声音隔着沙滩传来,“记住哦,我会等着你的。”

    黑着脸的妹纸狠狠想:记住个毛啊,姐儿记性不好……才没记住呢。

    身边传来菲迪罗的呼吸声,吴熙寒转身双手做喇叭状,脆脆应道:“在这里,在这里。我在海边沙滩上面!”

    她的声音传到菲迪罗等兽人耳里……,惊得本还是小心翼翼行走在椰林里的兽人撒起脚往海边跑过来。

    雌性在海边……,他怎么会去最危险的海边啊。

    没有让他们寻过来,吴熙寒很主动滴走回去;塞壬在的地方……挺危险的。她一个人还是少来为妙,怎么着也要拉上几个兽人嘛。

    此后,塞壬没有等到他好不容易看上的雌性,在很久后,成为海域王的他等到了另一个有着记性里那雌性气味一模一样的陆地雌性。

    她说:她的的母亲叫吴熙寒。

    至于妹纸为毛再也没有出现呢,因为了……她的几个伴侣禁止她去喽,再后来与海象兽人达成协议后,妹纸带着儿儿女女就去海象兽人的海域领地玩了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