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的一座孤岛之上,今天迎来了一群又一群的修士,现在,这座孤岛却已经是整个修界关注的中心了。因为,传说中的天元上人的洞府就在这座岛屿之上。

    几派掌门并长老全部集中在这处荒芜的小岛之上,开始围绕起这座岛确定洞府的位置,等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老合计之后,才在小岛的北部找到了一处异常荒芜的所在,而这里就是地图之上标志的天元上人洞府所在之地。

    众人瞧着与其他地方并无不同的区域,也没有产生什么疑问,毕竟,大人物的洞府外面总是有几个守护阵法这一点,已经是世人皆知了。

    林琅就那样站在不惹人注意的地方,看着几方修士合力破阵,眼中什么情绪都没有,不悲不喜,好似已经超脱于世了一般,身旁的无悔敏锐的感受到自家爱人的变化,经不住握住了他的手。

    感受到手中传来的热度,以及身旁人的担忧,林琅回头,看着身旁需要执手一辈子的爱人,眼神温柔“我无事,勿需担忧!”说着,回握着的手也紧了紧。

    得到林琅的承诺,无悔担忧的心情却是放下了一半,虽说他知道,阿琅有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但那又怎样,只要阿琅高兴,就行。

    ‘轰轰~’的巨响不断传来,看来那些长老们已经开始了破阵,稳住了身子,林琅的眼角似不经意间撇过几个人的身影,随后拉住身旁的无悔,心底传音“待会儿咱们就呆在上面,知道吗?”

    被握住手的君无悔冰没有什么疑问,直接点头,因为,在他的心中,阿琅的话,是绝对可信的,并不需要自己去怀疑什么!所以这家伙直接给他师尊传音,声明待会儿他和林琅就不去那天元上人的洞府凑热闹了,结果自然是被青阳老道狠狠的埋怨了一通,但身为徒弟控的老道最后还是同意了自家徒弟的要求,除了结束交谈之后,狠狠揪着自己那把宝贝的白胡子蹂躏了在蹂躏,外加感叹一声徒儿大了就不由师傅了,唉,胳膊肘往外扭啊

    当一众人等全都进了那洞府之中后,外围也就只剩下了些看热闹的低阶修士了,他们倒是也想要进入里面探索,只可惜修为太低,进去之后,十之□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在外面等着来的实在。

    谁都没有注意到林琅被宽袍广袖遮住的手指动弹了几下,随后一道流光钻出,化为无形,直接消失无踪

    此时进入洞府的一帮修士,亦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幻阵之中,这幻阵本就是天元上人飞升前布置的,就是为了以防自己的洞府被别人洗劫,而林琅在发现这处宝地之后,又在其原基础上,镶嵌进去了一个又一个的阵中阵,刚刚又让千幻镜作为阵基去主持这次的杀阵,保准能将那些欠着自己因果的家伙一网打尽,绝对没有漏网之鱼,至于其他人,只是在幻阵中历练历练道心罢了

    这样想着,林琅面上的表情愈发的温和起来,那笑容更好似三四月的春风一般,暖人心扉。但他眼中那温暖的笑意之下,却是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的冰寒。

    抬头,看着天上那灿烂的太阳,林琅又不禁想起了前世自己惨死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啊!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来着?有些记不得了啊,耳边仿佛又传来了那些喊打喊杀的声音,脑海之中也泛起了那些人的样子,真是很久了啊,久得自己都快要忘记前世了啊!

    靠在身后的树干之上,抬起左臂挡住了那灿烂的阳光,他不禁嗤笑,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伤春悲秋起来,转头,看着身旁那个将要和自己共渡以后时光的男人,林琅右手使劲,直接将人拉进了怀中,好一顿揉搓,也不在意其余人的目光,反正修仙之人向来依本心行事,即使你动作在怪异,也没人说什么,毕竟,每个人的本心都是不一样的。

    此时的洞府之内,众人好似都被分割了开来,而那些早已经被林琅盯上的人,则是全被送进了杀阵之中,至于他们是否能够安全的破阵而出,我们也只能呵呵两声了。

    阵中阵,杀阵之中套幻阵,幻阵之中在加迷阵,而那些迷阵之中,又埋着谁都认不识的九幽十杀阵,而这九幽十杀阵之中,又嵌着能够暂缓时间流速的阵法,而所有阵法的根基全是由已经通灵的千幻镜主持,这翻准备,若还是有人能够侥幸不死的话,那么,林琅也不得不承认,那家伙命实在是硬。

    所以,当小岛上的散修还在各自八卦,甚至嫌时间过得太慢,有些修士更是直接在小岛上清出了一块地方,专门摆摊,售卖一些自己现在用不到的东西的时候,洞府内的阵法之中,已经有人被虐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了。

    接收到千幻传来的消息,林琅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好,这家伙干脆的从储物戒中搬出了一张躺椅,就这样搂着身旁的无悔,躺在了树荫之下,吹着海风,感叹人生的美好

    “该死,这地图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怎么走都不对!”身着白衣的青年带领着一帮下属,脸色很是不虞。

    “啊~”、“小心!”随着声音落下,青年队伍之中又有两人就这样活生生的消失在众人面前。

    本来二十人的队伍,因为一路上的不断减员,现在还剩下了不到五人,青年看到这种情况,在看手中的地图,真是恨不能将它丢到脚下,死死踩踏一番才好。

    青年总是觉得,自从进入洞府之后,有那么一双眼睛,好似一直在窥视着自己这一行人。而和他有相同遭遇的修士,在这座洞府之中,也不少见。随着一声声的惨叫,一条条的姓名,也就这样消失于天地之间,连轮回都入不了!

    ‘果然,因果循环啊!’感知着洞府内的一切,林琅心情平静,好似那些消失了的家伙并不是自己的仇人一般,只是一直困扰他的心境屏障在那白衣青年殒命的时刻,终于被冲破了,直接达到了前世元婴后期的心境修为,以后,即使没有化婴丹,他也可以安然突破,而不必担忧突破的时候,心魔的困扰了。

    呵呵,没想到啊,前世的因今世才结果,果然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吗!感受着洞府阵法内那些前世仇敌消失的波动,林琅终于动了,而洞府内作为阵基的千幻境在主人的示意下,将那些无关人等全部转移出了洞府,随后在关闭整座洞府之后,瞬间化为流光,回到了林琅的袖中。

    而那些莫名其妙从洞府内被送到小岛上的修士则是面色严肃,相互看了看,人数竟然少了许多,再看那天元洞府,已经全部被封闭好,沉入了海下,随波逐流,就连众人掐指算计都算不出这洞府的地址所在了

    三个月之后,在前往大海另一边的大陆途中,林琅坐在飞舟之中,对面坐着无悔,正和他一起对弈,执着黑子的林琅抬首,微笑“无悔,今后咱们能够逍遥的游历天下了!”

    “嗯,这很好!”君无悔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少,但从他那愉悦的神色之中,就能够看得出这个决定,他很是喜欢。执着白子的男人丢下了手中的棋子,反而是直接走到了林琅身边,牵起自家心上人的另一只手,认真的道“这样很好,我很快活!”这种真挚而简朴的话语,却是直接击中了林琅内心的柔软,干脆也丢下手中棋子,直接抱起身旁的人,搂进怀中“有你陪伴,真好!”

    正文完!*——云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终于完了,好吧,感觉有点烂尾了,主要是没有激情了,话说妞儿本人就不是爱写番外的家伙,所以,这个就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