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改尽江山旧 > 完结
    接了来。李嬷嬷一来,果然是行家风范,主子和姑娘立刻被整治安生了。

    到了第九个月,姑娘仰天大叫这生孩子怎么这么讨厌啊,这零零碎碎的难受,不能来个痛快么?!痛快很快就来了。我觉得她并没有生得太久,也才半天的工夫,她就足足叫了一个时辰。我从没见过主子这么紧张,神经质地安慰她。姑娘疼得烦了,眼睛一瞪,喝道:“你闭嘴!”主子立刻不吭声了,只紧紧攥着她的手。或者说姑娘紧紧攥着他的手。

    我站在屋外听他们忙碌,心里却有些期待,主子看着就三十了,第一个孩子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夜深时,孩子平安降生了,是儿子。主子高兴极了,把孩子抱给我看,还指着我说这是哲义叔叔。我大惊之下,虽觉得这个称谓当不起,心里却很感动。

    姑娘生完孩子,不仅没胖,反而消瘦了一点,元气大伤。正巧萧墨萧公子投身商途,到北方游历,带了很多稀有的补品给主子。姑娘自己细细甄别了,告诉给李嬷嬷,每天养在家里。两个月过去,身体复原得不错。

    阿思海生意场上的客人有见着主子和姑娘的,主子总是坦然介绍说:“这是我妻子。”我疑心他们什么时候成了亲的。女人嫁人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事,一般都比较看重。姑娘却似乎并不介意,主子说是妻子就是妻子了。

    小少爷日渐长大,眉目宛然和姑娘很像,鼻子嘴巴却跟主子一模一样。就这个样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害。还不仅仅如此,小少爷八个月大的时候就说了第一个字,十个月大时就能跌跌撞撞走路了。可累坏了李嬷嬷,常常跟在后面叫少爷小心些。

    他尤其爱缠着姑娘,姑娘一见儿子就头大,跟主子说,太缠人了,下次我们一定要生女儿。我怀疑她是不是不记得,当初生孩子时她愤然地说一辈子也不生了。主子肯定记得,却不反驳她,反而点头赞许道:“好。”

    炎热的窗外,正是七月流火。这句话用在风情旖旎的西域再合适不过。姑娘踩着波斯地毯跑到主子身边,挽了他手道:“我们回依度尔汗去吧,这里夏天可有的热。”主子望向她的神情乍现温柔,说:“行,你说回去就回去。”

    正说着,小少爷就蹒跚而来,李嬷嬷一路跟在后面。他一头撞在姑娘身上,拽着她裙裾裂嘴笑嚷:“娘——”姑娘登时一手抹着眼睛,一手扯着主子的袖子,哀叫道:“啊,他又来了——”主子一把抱起小少爷来,哈哈大笑:“这孩子,缠得你娘都不想要你了。”

    我不禁要质疑,她哪像个妈呀,倒像是主子另一个孩子。

    不过,好吧,我承认,看见这情形我有些砰然心动了。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找到这样一个人,与之共守一生吧。

    改尽江山旧 后记 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幻想

    章节字数:2412 更新时间:09-07-16 16:06

    我无耻一回,不算长评,有些话想说,只好发在这里。

    写文写到完,其实只有一个感觉,很累。甚至曾经感动过自己的一些细节,再读也不复有热情。据说感情也是一种欲,填满了,就没有了。这个文的题材很旧,王侯将相,英雄美人。我爱慕英雄,也喜欢美人,故而我臆淫。

    爱人相遇的情形千差万别,茶茶与承铎算不得别开生面,却爱得有些出乎意料——出乎彼此的意料。茶茶这个人,我有很多信念融会在她身上,她既柔弱,也坚强,永远为自己而活着。精神上的内涵是远远超过外表魅力的,至少我希望是。

    在遇见承铎以前,茶茶对世间有恨,对世人有嗔恚心,她的世界并不善良。承铎比她稍进一步,只是量的区别。而感情,是在生活中,甚至一开始是在阴谋中萌生的。承铎会爱上茶茶,是因为茶茶自有她可爱之处。

    我塑造这个角色,不是为了挑战人类受虐的极限。她的小聪明,偶尔迸发的灵气,并不停止寻找生活的乐趣。烟火红尘的基本,无非饮食、男女。茶茶的聪明在于没有本末倒置,做得可口的饭菜,守着心爱的人,就有了一切。人生处世如行兵,以正和,以奇胜。

    我看过许多评价,甚至是在盗文的网站上,很多人觉得我虐女主太过。然而大家不知道,原先的结局是:茶茶确实死了,承铎将她葬在闸谷的冰雪之颠,手刃承铣后,远走他乡,遁入山林。东方回到燕州,已寻不见承铎,望着茫然大雪,不知归处。然而他已有了俗世的羁绊,有了承锦,从此步入尘寰。

    在我写的时候,在我写到他们美好的时候,想到茶茶终究会死,承铎会孤老林泉,心里觉得难过。如果是这样,还不如不相遇;即使相遇,又何必要交付感情。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改变,茶茶不仅不死了,还专门给他们找了座金库,让他们下半辈子不愁吃喝。

    就这一点而言,我承认我写得过于文艺,他们俩的内容发挥地太多了。爱情是一种执着,世事是变,是空,是相;执着会苦,故而爱情会苦。承铎与茶茶的感情没有经营,没有计较,仿佛天成,超越了世间的变,而成为不变,这与情节无关,而是他们的心性使然。

    承铎、茶茶、东方,乃至承锦,对于生活的态度,永远是通达的,允许在理智的背景下小感性,但不会纠结于枝末细节。朋友之义,男女之情,为人之本,处世之道,原可以分明清楚。能暧昧得起来的人,是思欲过多。连自己的欲念都控制不了,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更别提睥睨天下。

    但世事多龃龉,不会明澈。这种态度处世,是不适合一般人的。承铎对于小人不屑,他骨子里很傲慢;东方则表现得不同,他会善良地对待善良的,恶毒地对待恶毒的。我一直都认为,东方比承铎还可爱。

    东方有时候腹黑,有时候贫嘴贫舌;大事上有足够的智慧和手段去解决,小事上则有些把握不住。一开始对承锦有些轻佻,没事去讽刺人家;后来对结香太过善良,但是又没有给她任何希望。他的性格比承铎要复杂。

    东方的见识算得广阔,却没有承铎那么英明神武,心志坚定。承铎有他自己完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起茶茶来,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但是东方不一样。整个故事里东方的转变和受到的冲击最大。

    他也自我质疑,但是没有人可以解说。在故事里,有意或者无意,他的这些想法一直都是对承锦吐露的,也一直是承锦在开释。他看见萧云山之死,才觉得避世的念头并不一定对;他掌权杀人之后,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心狠手辣了。

    承锦的身份地位高贵,让她一开始给人一种端着的感觉。在剧情逐渐展开之后,才能看见她不为人知的一面。她的生存环境其实很封闭,接触到的人和事都比较虚浮。承锦对此有一定的反感,于是在她少女的情怀中,属意的那个人是常年在外的承铎。但是这种感情既是隐秘不伦的,也是单方面的,所以在东方出现之后,便逐渐地替代了过去。

    这两个人不像承铎和茶茶,都经历过一些事,都看淡了一些事。东方之前的隐逸是一种伪隐逸,他不是隐士,只是过着隐士的生活。就像傅雷所说:“没有经历磨难的超脱是轻佻的。”看淡红尘的人都要有着浓重的人生经历。所以东方最后选择了另一条道路,看似情势所迫,其实也是他自己的决定。

    结香这个人好象不被人待见,只有死了的时候很多人说可怜。然而可怜这个词,我最不愿意看到。我写的每一个人都不是要别人来可怜的,茶茶不是,结香也不是。结香比较不幸,因为东方不爱她;东方未尝不爱她,但是他对于承锦有所承诺。所以他只给她怜悯,于是她不要他的怜悯。

    承铭、承铄、承铣都是在权欲人心的魑魅诡谲中捣腾的人。用现代的话说,七王承铣是个变态,我写的时候广泛地征集意见,问古人应该用什么词说变态。可是没有一个人想得出来,从此我深刻地体会到“变态”是一个多么殊妙的词语。

    承铣的戏份有限,思想上的变态主要就表现在语言上。他觉得人性本恶,弱肉强食,争权夺利都已经不在于目的了,而在于享受过程。这就上了一个绝对的层次,只是篇幅有限,我没有继续发挥。他应该是很喜欢茶茶的,因为茶茶骨子里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原始生存欲,是可以被这样的男人欣赏的。

    很多人都认为茶茶与承铎对于被辱的事太淡然,觉得承铎不可能丝毫不介意。这一点我说过,承铎全文都表现得很果断,绝不拖泥带水,喜欢就不介意,介意就不喜欢。爱到深处不是把她看作另一个人,而是自己的一肢一体,她遭受的一切就如同他遭受的。人又怎么能嫌弃自己?更何况茶茶险些死了,承铎险些经历失去。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故事,一个虚构的故事,用来满足我们大家的文艺情怀。我曾经想过弃坑,因为确实没有时间,但我最后把它写完了。我不是网络写手,也不是职业作家,所以我写出这么多字来,自己很有成就感。

    我深知这没什么了不起,也深知我的文里还有很多不足,在此旧话重提:谢谢所有留言、看文以及点击的大人们,有你们才有此文的完结。这是说真的,如果是完全的自娱,我早就弃坑无数次了。再次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