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初见他时的种种不对劲涌入了我的脑海。──他。衣衫不对,瞳色不对,体温不对,体香也不对!

    我心顿时凉嗖嗖的,聪明的脑袋立刻反应过来:这个乘著白鹤的牟祯是假冒的!

    他是假的!也就是说我被他给骗奸了。

    “啊──”我脸无血色地用力推开他的胸膛,身子在我惊慌失措中不正地歪出了白鹤的身子,垂直掉了下去!“啊啊啊──”

    “小狐狸!”牟祯吓得脸色煞白,肝肠寸断。这时他手中的黑色长鞭以肉眼难看清的速度向我的腰际卷来,把掉落在空中的我一圈又圈的卷紧後,再使力一拉,我的身子跌进了他的怀抱里。

    “小狐狸,你没事吧?”牟祯声音颤抖地厉害,他的身子的颤抖就更不用说了。我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擦了擦,我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我才颤抖的如此厉害。

    “牟祯,我没事。只是我被他给……呜呜……”

    牟祯紧紧地把我抱住,抬眼凶残地注视著那个变幻成他的模样的白衣人,从齿缝里发出的声音里头的!气甚是深重,“无论你是谁,都得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千刀万刮,永不超生!

    假牟祯勾起嘴角,眼角眸底盈出阴鸷一笑,“能进入我设的结界,算你还有些本事。”

    牟祯眯眼冷笑,“雕虫小技也敢拿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假牟祯嗤笑道,“好大的口气!本座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麽本事!”

    牟祯低垂下眼,墨紫色衣袖一挥,天空中出现了一朵厚实的祥云。他把我轻轻放在了软绵绵的祥云上,温柔地对我说道,“祥云会送你回去,你乖乖地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回去。”

    “嗯。”我点了点头,承载不住的两湾眼泪夺眶而出,滴滴晶莹如露水般晶莹剔透。──还是真的牟祯对我温柔,我怎麽能把这麽的他和那个变态的假牟祯混淆了?

    “乖,不哭。”牟祯温柔地帮我擦拭掉腮边的眼泪。

    “嗯。”我再次点了点。

    他再次抚了抚我的脸,墨黑衣袖一扫, 天际出现一个大大圆圆的黑洞,“去吧。”

    听了牟祯的话,那祥云像是有了生命般向黑洞飞行去……

    我心底有些不安地回过头去,“牟祯你要小心点!”

    当祥云飞出黑洞时, 我才知道什麽叫做‘天外有天’。

    我扭头再看向身後的那个圆圆黑洞时,只见现在它已经逐渐变小消失掉了。

    刚才那个‘清空’是那个假牟祯设的结界?──妖怪的世界太神奇了。

    突然一串会发光的海棠花瓣向我袭来,生生把我扯离了淡紫色祥云。我惊慌抬眼,只见一轮圆月前漂浮著一个银白色的身影。他姿态优雅,眼角风流。

    “箫陌?”我愣愣叫道。他是来找我的麽?心中顿时百味交融,苦甜难辨。我既想回到他的身边,又不想被他当是一只宠物养著。

    他眼神发冷,不待我回过神来。他银白色衣袖一挥,一串发光的梅花瓣如利剑般的刺进我的胸口。

    “啊!”我惨叫一声。顿时觉得全身虚软,变成了一只小小的雪狐……

    这一刻,箫陌转动他手指上一枚蛇形

    戒指。我顿觉天地间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吸进了他的戒指里。然後就眼前就是一片的黑暗。

    **

    这时候箫陌的眼前出现一道紫光。一抹薄青色身影漂浮在箫陌的身旁。只见他双臂懒懒地交握在胸前,紫色眼眸似笑非笑,“你还真舍得将它打伤?”啧啧!被打得现出了原形,看来那只小白狐伤得不轻。

    箫陌冷冷道,“做错了事情本就该罚!”

    “哦?那只小白狐到底做错了什麽?”纳兰若离挑了挑眉,故作惊讶地问道。

    箫陌瞥了纳兰若离一眼,双手负背,冷寒的声音宛如是地狱而来,“她不该在做了我的宠物之後再把它的性器像凡间的妓女一般任人拖拉。”

    “可是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应该是中了那神鞭的迷魂术。”所以小狐狸跟神鞭‘相套性器’不是小狐狸的错了。

    “哼!凡人常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她不是对那条神鞭有著某种情愫,她又怎麽会被迷了魂?

    “我在好奇之下读过了它的内心,好像在它的心里把鞭妖当做是‘亲人’。”看那白狐可怜,他就顺嘴帮帮她。

    箫陌拧眉,是他冤枉了小狐狸?

    纳兰若离挑眉笑了笑,“你既不喜小白狐再沾染上别种物种的味道为何刚才不阻止百凤碰她?”

    箫陌淡淡说道,“让百凤的仙气给它消毒一下也是好的,省得我再用个一年的时间让它淡化掉残留在它体内的味道。”再说如果不是百凤和它性器相套,那条鞭子怎麽可能那麽容易就上当的闯入百凤设的结界?

    “当初你等一年後才碰它就是为了让它体内残留的别个物种的味道淡化掉?”纳兰若离好奇心重的‘八卦’一下。只因他一直对箫陌等一年後才‘用’了那只小白狐感到不解。

    “嗯。”箫陌点了点头。

    纳兰若离点点头,他终是明白了。

    箫陌望了一眼中天之月,道“好了,时辰到了,我们该唤百凤出来,然後锁住结界把那条神鞭困在里头。”这一个时辰的结界最牢固,在此时封结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纳兰若离的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圆,又见圆中气流狰狞滚动。他将手中大圆挥向百凤设地无形结界,沈声喊道,“百凤出来吧。”

    纳兰若离话刚喊完,月色下,百凤便乘著白鹤冲破了结界。这时候,七彩光线布满他的全身,牟祯的样貌在他的身上逐渐褪去,出现他的真身。──凤眼,挺鼻,朱唇。发丝间系一串长长的七彩羽毛并同左肩上一簇七彩羽毛在夜风中轻浮飘动。

    箫陌立即应用法力,弹指之间便封死结界。──就这样,箫陌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法力高强的牟祯困在结界里。

    能逃离他们三人构筑的结界的‘物种’这天地间还未出世呢……

    所以他并不认为那条鞭子能有能力出得了他们联合设得结界。这件大案子也就这般告破了。

    箫陌勾唇,薄薄一笑,“多谢百凤帮忙。”

    “恩情我已经还清,以後再不相欠。百凤就此告辞。”百凤微微勾唇,他那苍蓝眼瞳在夜空中变幻出不定的水晶光彩,把本是绝美的容颜衬托得更加空灵高雅。

    纳兰若离和箫陌轻轻点头,百凤敛睑,空中七彩光线细碎地射向四方,他的身影淡淡消失。

    纳兰若离摸著尖细的下巴,垂睑道,“这麽大的‘恩情’,你就这麽让他还了?那条鞭子我们又不是对付不了。再说以这样的手段把那鞭子困住传出去我们的面子好像有点挂不住。”

    箫陌瞥了一眼纳兰若离,风流一笑,“用兵之道在於取胜的最後结果,而不是过程。这里毕竟是它的地盘,我们若是要硬打,那便是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他素来是能不用法力便不用,能简单解决事情就从来不把它复杂化。

    “至於‘恩情’嘛……想要用的时候就就再去弄个来不就得了。”箫陌的语气虽是不疾不徐,一番话语却是莫测高深。

    纳兰若离斜眼瞥著箫陌那张懒洋洋的俊颜,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世界有谁人知道原来高贵如箫陌骨子里竟会是这样偷懒的神物?

    **

    注:此文中的“年”乃是以人界的时间为计。(只因若以“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来计时间会拖太长,所以就只能以人界的时间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