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

    雪颜斜睨了一眼屋中的少年,发现这少年身姿欣长,也喜欢穿白衣,只是神情非常腼腆,并没有方才嚣张的气势,与凤幽尘的长相竟有八分相似。

    “奴才参加皇上!”屋中一位老者连忙对凤幽尘行礼。

    “莫公公,不要在我面前讲究这套规矩!”凤幽尘对张公公非常恭敬。

    这位老人为沧岚国鞠躬尽瘁,当年也是老者千里迢迢帮着寻找到了鬼医,可以说凤幽尘能有今日的一切,都与眼前的老者有莫大的关系。莫公公帮了凤氏一族很多,呕心沥血,他的身份也是极不一般,据说他当年本是护国大将军,后来却不幸身残,却甘愿入宫当了大总管,所以凤幽尘对他很是敬重。

    他看着凤幽尘笑道:“皇上,你这一走可是三个月了,朝中已发生了许多变化,说来话长,不如我们在这里详谈!”

    凤幽尘忙点头称是,两人坐在奏折前谈论起了国中大事。

    雪颜不是外人,自然留在御书房内,她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目光上下打量着这间御书房,扫过屋内铺着白色熊皮,壁炉中柴火正熊熊燃烧着,屋中很是暖和。

    片刻过后,她感到鼻尖冒汗,连忙脱掉了狐裘大氅。

    转过头来,雪颜忽然发现那少年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两人不由面面相觑。

    “你叫什么名字?”雪颜先打破僵局,柔声问道。她的声音如冬日暖阳,春风和煦,使这少年心中非常舒服,对着雪颜灿烂的微笑,如春晓之花在眼前绽放,一瞬间,少年好似被摄了魂魄。

    “我叫凤鸣。”半晌,他才回过神来。

    “凤鸣,好名字!”雪颜微笑着称赞他。

    凤鸣不好意思的垂下眸子,心想,这么温柔漂亮的大嫂,皇兄真是太有福气了!

    凤鸣方才心里还在思索着如何让大哥多娶几个妾侍,如今已没有这心思。没想到凤幽尘竟然娶了如此美貌的妻子,比起后宫中的女人不知漂亮了多少倍,当然这后宫的女人都是他自作主张安排来的,为的就是用美色拴住凤幽尘,没想到后宫的女子远远不及皇嫂,难怪凤幽尘没有半分兴趣。

    长兄如父,凤鸣一直都非常敬佩凤幽尘,处处都模仿着凤幽尘,希望能成为凤幽尘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是以,他也想娶这么漂亮的妻子。

    这少年盯着雪颜看了许久,再也不认为她是狐狸精,毕竟是皇兄深爱的妻子,那么他这个当弟弟的只好祝福他们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女人有七个夫君,关于此事,凤幽尘一直对他守口如瓶。

    雪颜在皇宫中度过了漫长的七日七夜,凤幽尘始终忙于朝中大事,无暇分心,雪颜无所事事,索性给凤幽尘说了一声,便一人离开了皇宫,出去逛街。

    凤鸣坐在凤幽尘身旁,双手抱膝,神情非常担忧,忍不住道:“皇兄,难道你不担心皇嫂吗?这么美貌的嫂嫂独自一人外出,可是很容易遇到坏人调戏呢?”

    “在你的治理下,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女子,是不是你不称职?”凤幽尘优雅的笑道。

    “胡说!”其实凤鸣很想说,是皇兄你不称职才对,但是他却不敢在皇兄面前造次。

    “皇兄,还是派一些侍卫暗中保护皇嫂吧?她一个妇人真是太危险了!”

    “你若想派人跟着,就派吧!”凤幽尘不由笑了起来,带着笑意的眸光神光离合,荡人心弦,心想凤鸣小儿还是替那些登徒子祈祷吧,你的皇嫂可不是普通女子!这些年她的武功进步神速,就是自己也与她能打成平手!

    帝都凰城,繁华锦绣。

    雪颜离开皇宫,来到最热闹的街市。

    沧岚国皇宫位处极北,虽然是繁华之地,却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一点却丝毫不影响百姓的生活。

    雪颜入乡随俗,乌发轻挽成娇俏的坠马髻,穿着沧岚国衣裙,带着雪白的毛帽子,披着华贵的狐裘,这一身非常厚重,然而她内功造诣颇深,踏雪无痕,一路走来发现身后失踪有人跟随着,她知道是皇宫的侍卫,心中不以为然。

    她走的很慢,看到路边有许多特色小吃,热气腾腾的汤圆与馄饨,还有一些精美的玩意儿,她不由想起家中的七个宝贝,慕容清漓的女儿是她最喜欢的,七个儿女中,难得生了一个女儿!

    正是因为疼爱女儿的缘故,慕容青漓似乎也父凭女贵起来。

    就在她站在玩具摊前愣神的时候,忽然身旁有人道:“这里所有的玩具我都买下了,多少银子!”

    老板立刻激动道:“五十两!”

    那人笑道:“这是一百两,不用找了!”

    好阔绰的人儿!雪颜不用回眸,就知道是上官痕来了。

    雪颜挑选了几个精美的玩具,拿在手里看了看,待上官痕背起包袱后,她故意蹙眉道:“你怎么来了?”

    “我最近刚好来沧岚国做生意,就住在这里最豪华的酒楼,方才我正好看到你。”上官痕望着雪颜微笑着,脸上带着波光潋滟的笑意,这般妖孽的面容,看得周围不少女子都着了迷,他忽然有些委屈的道:“颜儿,难道你不想见我?”

    “怎会不想见你?我也想你了!只是不知道孩子现在如何?”

    “孩子有岳母管着,我很放心!”上官痕轻轻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一吻,斜飞入鬓的眉,好似水墨画一般流畅。

    “别这样,这里是街上。”雪颜面容一红。

    “怕什么,这里谁也不认得我们的!”

    两人一起走在街上,俊男美女惹人侧目,跟踪雪颜的侍卫并不清楚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物,但殿下要求他们注意色狼,一定是殿下非常重视这个女子,没想到登徒子这么快就出现了,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此时侍卫们面色一变,互相看了一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侍卫甲忧郁的看着二人,两人手牵着手的模样很是亲密,那男人真是是登徒子吗?

    “还能怎么办,还不去快禀报殿下。”

    “是!”侍卫甲遂匆匆忙忙向狩猎场跑去,准备给凤鸣禀报看到的一切,不管是不是登徒子,反正是轻薄了不是?

    上官痕并未理会后方那几个侍卫,他看着手里一大包首饰,有些无奈道:“我先回客栈把首饰放下,你一起来吧!”

    雪颜微微一笑,两人一起向客栈走去。

    上官痕的客房非常雅致,雪颜坐在床上,发髻低低垂着,衬的一张玉脸愈加白皙清丽,看的上官痕心中一阵悸动,雪颜不由得轻声笑道:“其实,我猜你会来,所以我今日特意离开了皇宫一会儿。”

    “不愧是我的夫人,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上官痕从后面拥住雪颜,嘴唇凑在她耳畔轻声呢喃着:“颜儿……其实不止我一个人来了!”

    “你说……他们都一起来了!”雪颜大吃一惊。

    话音一落,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诸多男子的声音:“上官痕能来,我们怎么就不能来?”

    雪颜回过头来,便看到皇甫流云,慕容青漓,南宫羽,尹玉,上官吟的面容,雪颜不禁莞尔。

    忽然,街上一阵喧闹,一对对军士从街上走过,鹅毛大雪飘过,众人的眼神如经霜带雪般冷冽。几匹马狂奔而来,骑在马上的正是凤鸣与凤幽尘,还有那老当益壮的莫公公。

    “登徒子在哪里?”凤鸣怒喝道。

    “在……在客栈里面!”侍卫战战兢兢的说,他觉着有些奔溃了,只因他后来又看到五个男人。

    凤鸣带领众人来到客栈,面容变成赤红色,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然而却瞧见六个绝色男子围绕着皇嫂,正对皇嫂大献殷勤,一时间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这这……皇嫂的魅力委实了得,这六个美得人神共愤的美男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凤幽尘看到诸位师兄弟,不由有些哭笑不得,方才侍卫告知有登徒子非礼雪颜,他还大吃一惊,不知是哪里来的登徒子,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些家伙,难得他们千里迢迢而来。

    “禽兽,放开那女子。”凤鸣瞪着离雪颜最近的皇甫流云,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么高贵的男子,俊美的容颜,高雅的气质竟然与他的皇兄有的一比,这男人真的是登徒子?

    皇甫流云第一次被人骂做禽兽,脸色霎时一变,莫公公忽然凑到凤鸣耳边道:“殿下,这位是出云国的暗帝。”

    “暗……暗帝?”凤鸣惊异万分,这个男人也是他的偶像之一。

    “还有那位妖孽般的男子,是昊月国的皇帝!”莫公公接着道。

    “昊月国皇帝,上官痕?”凤鸣惊叹,这也是他的偶像。

    “这是我弟弟,他不懂事!”凤幽尘对众人歉意一笑。

    “原来是二师兄的弟弟,无妨的!”众男子露出笑意,屋中霎时如七彩云光闪耀,直直晃花了凤鸣的眼睛。

    莫公公接下来给凤鸣介绍了剩下的四名男子,凤鸣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些人就是新的七大异人,他此生能见到他们,真的是太幸运了!立刻在皇宫摆宴接待众人,虽然宴席上皇嫂与众人非常亲密,凤鸣早已瞧着他们傻了眼,哪里还顾得许多。

    直到凤幽尘和雪颜准备离开时,凤鸣这才知道这六个男人与皇兄一样,都是皇嫂的夫君。

    这个消息彻底的震撼了他,经历了半个多月才回过神来。

    莫公公在凤鸣的床头摆放了一本《神龙圣女与她的七个夫君》,凤鸣闲来无事翻开了几页,这才知道是皇嫂与众夫君的故事。

    虽然他非常欣赏皇嫂,但若是要他与别的男人共侍一妻,他恐怕难以接受,于是,凤鸣决心暂时继承皇位,至少这三宫六院的美人都是他的,倘若他能遇到像皇嫂这么美的女人……那么……他愿意只爱她一人。

    十五年后,凤鸣的确遇到了一个美人,她的名字叫慕容霜,正是慕容清漓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