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枫无涯 > 完结
    孔在近距离下更是异常的惹眼。

    “不需要。”涯皱了皱眉下意识地退避,但随即却感到腰部一紧,整个人已被对方面对面的搂进了怀中,紧贴在那有着火热体温的男性胸膛上。

    “你自己洗不干净。”男人在他耳边低沉而蛊惑地笑道,特有的男性气息让涯一阵慌乱。

    说话间,男人温热而有力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顺着涯那略微颤抖的背脊,一寸一寸地,说不清是抚摸还是清洗的四处游移……

    “放手……”一时间,被紧紧囚禁在对方怀中的涯感到异常的难堪。他用力挣扎了几下,那紧搂自己腰部的手臂却依旧纹丝不动。甚至,不停的挣动反让他的身体跟对方更贴近了几分,清晰而透彻的感觉着那刚毅而坚韧的男性胸膛。

    但涯很快就陷入了一个更难堪的境地,对方修长的手指竟顺着他的脊椎往下挪去……

    “呃!住手……混……蛋……”涯难受地闷哼,反手便想要扯开那自顾探入自己下.体的修长手指,却依旧只是徒劳。

    “哼……还真多……”男人阴冷至极的声音从涯的头顶缓缓地传来,语调依旧带着些慵懒,却使得被他囚禁在怀里的涯有些微微的恐惧。只是不愿抬头的他仅仅只能看到对方线条完美的下颚,以及那似笑非笑的唇瓣。

    在涯的身后,只见男人修长的手臂越过他紧韧的腰,不容抵抗地用指尖撑开那本就撕伤的私密处,反复地探入,翻搅,而后抽出,带着鲜血以及男性乳白的液体……

    那是城水悦在涯身体内留下的……

    那刻意残忍的动作让涯疼得脸色一阵煞白,渐渐便连双腿都开始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最后只能勉强抓住对方宽阔的肩膀才免于跪软在池子里的尴尬……

    却不知自己这样的举动让白发男人的双眼深邃了几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涯已经疼得眼前阵阵发黑,冷汗不断从额头冒出,他却依旧强撑着不吭一声。

    后来,涯又被对方绑着双手仰面按在了池子边的台阶上,无法抵抗地任由对方有力的手掌带着洗浴用的液体侵袭了他全身的每一寸皮肤……

    乳白的泡沫随着清洗的进行很快便出现在了涯的皮肤上。

    跟白发男人有些粗暴的动作不同,那些白色的泡沫总是缓缓地滑过涯结实的男性躯体,带着惑人的水色顺着他身体的线条往下方滑落,漫过并渐渐遮盖了他的私.处。

    他的双腿很快便被无法抵抗的强硬力量狠狠掰开,不知何时已经没有表情的白发男人置身于其中,有力的手指亦顺势滑入他的双腿间仔细的清洗。

    指尖的温度令他难堪……

    他不知道一个人的手指竟可以这样的烫,这样的折磨人……

    “……”但涯已经没有反抗了,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在对方的眼里只是个笑话。

    可他却不知道,自己此刻侧过脸沉默的样子在对方眼里是种怎样的姿态。

    他浑身都是半透明的白色泡沫,修长的双腿被迫张开挂在另一个男人的腰侧,侧着脸冷漠而带着隐忍的模样配合着湿透的长发,无一不在引诱着王者内心深处的施虐欲……

    但白发的男人只是很好看的笑了笑,却是没有再进一步的碰他。

    还不是时候。

    天渊界,也就是白发男人所统治下的一座都城,已经近十年没有那么热闹了。

    王者的归来让这座沉寂近十年,并走向衰败的都城再度焕发了生机。

    十年前,这座巨大的城市是个传说,也是个无人敢亵渎的神话。它的威严无容置疑,它的领土无人敢犯,它强横的实力更稳稳威慑着妖魔人三界。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它的统治者。

    人界唯一的一个修炼到了剑皇的白发王者——荒无昼。

    涯十年前的主人。

    虽说一个人的力量在千军万马前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可当这个人的力量强悍到了极点呢?

    所有人都清楚的记得,在很多年前,当这位王者的势力突然崛起,并迅速强大到令人惊恐的地步时所迎来的,一个充满了杀戮的夜晚。

    鲜血染红的夜晚。

    当时,整整十七个光听名字都让人敬畏的势力联合成一支队伍,足足有七万人。

    他们包围了天渊界,企图将这个‘邪恶’的势力从道上抹杀。

    面对着这座紧闭城门的都城,讨伐者的气焰越发嚣张。阻止这场战役的中年男人当时还放话,只要荒无昼自废武功并改过自新,他们就会放过这座都城,绝不滥杀无辜。

    他们看起来占尽优势。

    但结局却令所有人恐慌了……

    没人看到荒无昼是如何出手的,他的速度已经连残影都无法捕捉到。

    仅仅一柱香的时间,组织并参与这场讨伐战役的十七位领导人,相续暴毙。

    他们的头颅碎裂,身首两地。脸上的表情甚至还维持在身前志得意满的那一瞬间。

    一时间,失去了领导人的十七个势力士气大跌,被从城里冲出的天澜军杀得连连溃败。而且,就算他们中有厉害的人,这个时候也不敢太过嚣张,毕竟,他们怕荒无昼再度出手,所以动起手来自然畏手畏脚。

    最后的结局,十七势力元气大伤,其中近半几乎全军覆没。

    不少势力还面临重组。

    当然,无一例外的,都选择臣服在荒无昼的势力下。

    可当荒无昼度过神劫并升向天界后,积怨已久的各大势力自然乘机报复。但因为荒无昼的的余威犹在,他们也不敢太过嚣张,一开始只是不配合天澜界的行动,甚至从中做些手脚让天澜界吃闷亏。

    只是,最近却是越来越嚣张了。

    前阵子甚至还偷偷派人暗杀了天渊界的几个长老,但都失败了。

    而如今荒无昼已经从天界强行神降,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恐慌。一个从天界下来的人,没人知道究竟强悍到什么地步,也没人想试。

    那些明着没有翻脸的势力自然殷勤的来巴结,而已经闹僵的自然来请罪,或者逃离。

    今晚的宴会很热闹,各大势力都聚集了,目的也都差不多。

    巴结,请罪,其中还有些新的势力是单纯来看看一个从天界下来的人,究竟有多强。

    当然,不少人在私下讨论着,说虽然天谰族的王者实力强悍,但他强行神降,肯定是伤及了根本,搞不好实力只有原来的半成不到。

    这个说法被很多人赞同。

    正在这时,本来还热闹非凡的宴会突然如死寂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台阶上的平台望去。

    之见右边暗红色的帘子被两名漂亮的少女恭谨地揭开,一个仿佛隐隐散发着光芒的白发男人沉稳的走出。

    而随着他的走动,一头雪白的,几乎长至脚裸的发丝如活物般轻轻飘动。

    他的脸很俊美,如雕刻般立体的五官几乎找不到一丝瑕疵。

    尤其是嘴角那抹似是而非的淡漠笑意,让他看起来竟随和了很多,没有了过去那种凌厉道了残忍的气质。

    却也越发的深不可测。

    可等他懒洋洋地坐在主座上时,那些松了一口气的人却感到心脏有些抽搐了。

    他明明不动声色的坐在哪里,可他周围的空间却仿佛被隐隐旋转扭曲一般,以他为中心不断的层层波动开来。

    如同被撩拨的水面。

    这个人,绝对不能得罪。

    这个想法几乎同时在很多人的脑海里出现。

    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跟着王者后面走进来的灰发男人。

    一身黑衣,算不上出色的样貌,却冰冷得慑人。一双灰色的瞳孔仿佛寒冰般毫无情绪的望着他们,浑身上下散发着身居高位者才特有的冷漠跟气势。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气势竟没有被旁边的王者压下,甚至,还奇异的融合在了一起。

    不过他却没有桌位。

    仿佛本该如此。

    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了王者的右后方,背着手。

    有几个记忆好的妖族,更是觉察到这个灰发男人似乎就是十年那个被王者收留的奴隶。虽然气质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那头灰发却是让他们有些印象的。

    这个人跟在王者的身边,似乎频受宠爱,但事实上知晓了一些事情的人却并不这样认为。

    他们知道,他只是一个杂种。

    还是一个被随意送人的杂种。

    而且送的对象,还是当时荒无昼正在认真追求过的一个貌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