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善男信女 > 71、番外二
    詹小美十二岁时,美若名下的赌场于袖珍小国摩纳哥开业。

    事情源于一次旅行。

    靳正雷改名换姓包惜若,拿到居留权之后,阖家决定去旅行庆祝。他当即提出要去里维埃拉,只不过因为这地名太长太拗口,他忽略了前一个特定词,导致美若定下法国的酒店,和他期待的目的地一西一东。

    在蓝色海岸看够了健硕的半裸生番婆,靳正雷想去摩纳哥的赌场玩两天,顺带赚点小钱给她阿若买花戴。

    第一晚他陪美若拉老虎机,顺便长长见识,第二晚才忍不住手痒下场。哪知数个小时后,这一对被赌场高管客气请离,并且被告知蒙地卡罗谢绝他们的再度光临。

    十多个保全公司的生番拎着两皮箱筹码换得的现金,护送他们离开。从装修奢华的办公室出来,一路上,捷克水晶灯的璀璨光芒照耀着靳正雷愠怒的脸,和蒙地卡罗那个红胡子高管无奈的表情。

    回到下榻的巴黎大酒店,忍笑忍到肚子疼的美若终于释放,躺倒在大床上捧腹。她很期待自诩赌技超绝,常叹高手寂寞的四九叔听闻这个消息时的精彩表情。

    靳正雷黑一张脸,怒视她。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大圈哥被灰溜溜赶出来,美若+无+错+小说 m.quledu.又想起方才二十一点桌子上,连换数个荷官的紧张炒她笑,靳正雷的怒气稍抑。他瞪视不远处灯火璀璨的蒙地卡罗大赌场,“太丢脸了。”

    “换个角度想,也是为华人增光。”美若用一只枕头遮住嘴角的促狭笑容,“据说蒙地卡罗的谢绝往来客户只有两个,都是日本人。”

    他扬眉,眼中闪过一线自得。想想方才被礼貌地轰出来,犹有些愤恨,沉声道:“要是在我的地头,砸烂他场子,看他还能做几天生意!”

    他又忘记了今时不同往日,美若无语。“继续做你的和兴梦,我不陪你了。”

    “阿若,我只是顺口说说,这样也生气?”他急了。

    “谁耐烦和你生气?”美若瞥他一眼,“我要数数你赚的钱够我买几支花。”她开了皮箱,拿起上面一沓簇新的连号纸钞。

    “小坏蛋。”靳正雷扑过来。“看我丢人,你这样开心。”

    她惊叫:“打劫啊!”

    他作凶恶表情,“劫色!给我脱下你那条黑色小裤裤!”淫|邪一笑,又道,“阿若,我们还没试过在钱钞上做那个。”

    他们在满床钞票上缠绵,直到清晨时分,美若赶他下床回自己房间。

    “阿若,你还要遮掩到几时?真以为小美不知我们睡在一起?”

    “那也比亲眼看见要好。”美若踹他小腿,“动作快些。”

    靳正雷无奈坐起,揉揉眼睛,复又躺下,嬉皮笑脸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一会再谈。”

    他不理,自顾说下去:“阿若,我们也开间赌场可好?就开在他家对面。”

    “你疯了?会吃猪肉的未必懂杀猪。”

    “我是不懂怎么经营,花钱请人就是了。”

    “这不是小事,不是想想就成的。”

    “我直觉是个赚钱买卖。你知道我的直觉一向准确,我们最开始,直觉就告诉我,你喜欢我。”

    美若不齿地望他,“自恋狂。”

    他沾沾自喜道:“每次你摆出这副表情,就是被我猜中心思的时刻。”

    “……”美若不懂他们的话题怎么转折这样快,“小美的问题,赌场的问题,还有你一贯自大的问题,晚些回家讲。现在,你回自己房间,我要睡觉了。”

    他举手,做求饶的手势,“好好好,阿若很凶悍,我好害怕。”

    他起身,伸个懒腰,故意炫耀他的腹肌。

    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美若不自觉地舔舔下唇,从被中伸出脚,缓缓探向他双腿间。

    靳正雷凝视她猫一样的嘴馋表情,低笑道:“有人现在后悔也晚了。”他欠身把她塞进被中,在一地衣物间找到内裤穿上。凑近她耳珠,悄声问:“詹小姐,今晚可还需要服务?”

    美若抿嘴,正想点头,只听一声门响,随后小美冲进来,“家姐,我们今天回去?我还没有给阿mo……”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靳正雷神速地拎起一件衣服遮住自己,接着发现仓促中拿错了美若昨晚的小礼服,她的文胸勾住礼服上的蕾丝,悬在半空。

    他尴尬地扭头望向美若。

    美若热切希望被子能完全藏住自己。

    “爹哋……”詹小美尽量不看他和床上的人形物体,目光转移,继而吃惊道,“地上怎么这么多钱?”

    靳正雷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嗯”,继而咳嗽一声,“我们……我和你家姐正在讨论正经事,大事。……赌场什么的。”

    小美呆愕地点头,忽然想起来,说道:“你们继续……继续。”

    她方离开,美若从被中探出头,望向紧闭的套房房门,挫败地□一声。“你昨晚没有上锁?”

    “她早该知道了。”

    “别说是你故意的!”

    “阿若,小美早该知道我不是她父亲,隐瞒下去只会更混乱更——”

    她拿枕头扔他,“为什么你总有办法让我难堪?”

    “因为你总喜欢演戏!”他低喝,避开飞来的枕头。

    她静默,眼中忿怒一丝丝消褪,最后道:“等她再大些,我会告诉她。”

    他用美若经常露出的那种不齿眼神,挑眼望她,郁闷道:“再过多几年,我们还能不能生?你想做高龄产妇?”

    “你闭嘴!”

    “我——”

    “急着想传宗接代的话,你找别的女人去。”美若烦躁地拨弄头发。

    他沉默数秒,霍然将手中衣物掷下地板,随即扑倒在床,压住她,喝问:“我要着急,至于等到这年纪?”制住她反抗的四肢,捡起地上的黑色文胸,在她手腕上绕了几圈。

    “小美在外面。”美若狠踹他。

    他坏笑,“反正小美也知道了,今晚回家我就一五一十讲给她听。”他低头衔住白皙胸脯上诱人的一点粉红,含着咂弄,换来她一声压抑的吟哦。他口齿不清地道:“先把正经事做了。阿若,你那两只奶桃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涨得我蘑菇头好难受。”

    詹小美正在自己房间打电话。

    四九叔的幼子比她小半岁,男孩子心智一般成熟得晚,阿mo是特别的一个。

    她问阿mo要带什么手信,阿mo道:“金发,细腰,还要大胸脯。”

    “去死!”

    阿mo在电话里笑,问她在做什么。

    “我盯着钟呢。”詹小美压低声音,“看我爹哋什么时候出来,他在我家姐房里。”

    听见阿mo的吸气声,男生那些污秽的脑子里此刻充满了什么,可想而知。詹小美后悔太过激动,一时多嘴。

    “活……春……宫?”阿mo说一个字吞一口口水。

    “闭嘴!”

    “难怪我阿妈讲——”

    “你阿妈讲什么?”詹小美反射性地板起小脸。

    “没什么……就那些,伦敦今天天气很好啊,你什么时候到家?什么时候来接你的布鲁托?什么——”

    “刘摩诃!”

    阿mo闭嘴收声。

    “我告诉你不止一次,我家姐十六岁生我,因为怕人讲闲话,才叫我称她家姐。我有爹地妈咪的。”

    “可你家七姑也讲过,十六岁生你家姐的是你们的妈咪,然后因为怕人说闲话,才叫你家姐称你们的妈咪……我叼,太拗口了……”

    “你懂不懂?七姑那样讲,就是暗示我啊。因为家姐丢下我不理,觉得愧疚,不好意思承认。”

    “叼,太乱了你们家,我搞不清楚。”

    “你一张臭嘴巴,我以后不要和你讲话!”

    小美扔了电话,委屈地想,我有爹地妈咪的。

    回程她反常的沉默,靳正雷问:“小美喜欢这里?下次我们再来好不好?”

    有一年,爹哋喝多酒,舌头打结地讲:“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带她旅行,为她做饭。”

    还有一年在枪会,他问平安叔:“如果给你挑,重来一次,你愿意做和兴白扇,还是枪会放飞碟的小弟?”

    平安叔干脆地答:“小弟。”

    爹哋放一枪,然后说道:“我不一样,我还是挑和兴。没有和兴,我遇不上阿若。”

    家姐回来那年,爹哋怒骂:“那是我的女人!你要我看着她穿上别人的婚纱?”

    他那样爱她,又伤害她。一定是因为恨爹哋,所以家姐不愿承认。

    就是这样,詹小美再次坚定信念。

    晚上靳正雷敲门,问:“小美,我可以进来?”

    詹小美打开房间门。

    “我有话和你说。”他坐下,说完这一句后,不发一言。

    小美疑惑,细声问:“爹哋?”

    靳正雷昂头向天花板,第一次感到难堪的真实意义。

    “爹哋?”

    “是……是这样……”他欲言又止。

    “因为今天早上?”小美误会了他的尴尬表情,“阿mo的爹哋妈咪也睡一张床。”

    靳正雷怔愕。“可那是他的爹哋妈咪。”

    “你们不是吗?”

    他感觉脑子瞬间迟钝,“小美?”

    “都说你们是。杂志,记者,我的同学,还有以前的菲佣……”

    靳正雷一脸痴呆状转回美若房间。

    美若问:“这么快?”

    他懊恼地搓头发,“小美相信杂志。”

    美若和他一般的表情,随即反应过来,使劲捶他:“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靳正雷任她的拳头砸在他胸前肩膀和脸上,“阿若,对不起。”亲吻她的乱发,痛悔道:“对不起。”

    “怎么办?”美若跪坐在他身边,捂脸垂泪,“怎么解释?我已经解释过无数遍。”

    他又惹她哭。靳正雷抱紧她,叹气道,“照你说的,再过多几年?等她大些能接受的时候?”

    一个多月后,在摩纳哥最后那晚,钻进美若体内的一只小蝌蚪化作胚胎,引发她第一次晨吐。美若凝视狂喜莫名的靳正雷,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詹小美晚上偷偷溜进她房间,揽住她问:“家姐,你还会不会爱我?”

    “当然。”小美的头发很软,摸起来顺滑。

    “那爹哋呢?”

    小脸满是忐忑,让美若心头微酸。

    那时求他给小美一个父亲,她不是不后悔的。但正因为此,小美的童年虽然寂寞,但比她幸福太多。

    “爹哋也会爱你,比以往更爱你。”

    小美绽开笑,“那我放心了。”又亲她的肚子,“你要乖乖的喔。”

    靳正雷等小美雀跃地离开后,这才从洗手间出来。

    坐在床头,他们相望许久。

    他唤一声“阿若。”喉间哽咽。

    “等小美再大些,等她恋爱时,告诉她一切,我想那时她更容易理解。”

    美若点头,又道:“谢谢你,照顾她,对她好。”

    他拾起她的手,缓缓亲吻她的指节和戒指。

    美若心想,用心努力,无非是为了摆脱过去,令自己更快乐。如今,她是否做到了?

    答案是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