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五福盈门 > 完结
    这一晚,林家谁也没有睡觉,第二日天亮时,终是把事情说清了,林武明白妹妹的婚事,也是大怒,“凭什么就任由他们任家这般悔婚,要悔也是咱们先开口。今日我就去任家,把这婚事退了。”

    林岚赶紧拦了他,“哥事情没弄明白呢,你先不要急,咱们怎么也要等一个月,如若任杰。还是没有消息传出来,怕是他真变心了,我和母亲弟弟就随你走,咱们一家去边城过日子,若是任杰传了消息,哥,咱们还要帮他一把,他这些娘对咱家很照顾。

    刘氏和林夕也是帮腔附和,林武无奈只好应了她。

    这样,一日又一日,足足过了一个月,林岚日日都去任家后门等候,但是始终是没有消息,李甲说过替她再去一次,她却是不愿,不知是不想听到任杰同吴家女儿多么亲近,还是听得他病愈,却是依然不愿见她…

    刘氏不忍女儿如此,到底做主把家里的宅院和花窖等物都卖给了林家三兄弟,带着行礼和存银,坐车跟着大儿一路去了边城。

    林岚一路多是望着车后,可惜始终不见有人追来,心里越发冷了下来。

    待到边城,林武买的院子很是宽敞,民风又是淳朴直爽,哪怕女子也可以时常上街走动,就连刘氏都说这里好,林武为了哄妹子欢喜,特意找了手下的兵卒们,用了半月就建了个花窖,随时没有林老爹那个好,但是也很是宽敞结实,上关玉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也托了人,买了无数好花回来,林岚为了心底宁静,也为了五小有个玩耍之处,整日扎在花窖里。

    不出一月,花窖就被她打理的有了七八分原来的模样。

    这一日她照旧蹲着给小花儿们浇水,突然五小都藏了起来,她正惊疑,就听身后有脚步身,猛然起身回头,却觉头晕,身子歪了歪,立时就有人抱住了她,待她定睛去看,惊得张大了嘴,半晌才问道,“怎么是你?”

    任杰微微一笑,眼里有释然有解脱也有期盼,“岚儿,我被任家赶出来了,你当不了二少奶奶了,你还会嫁我吗?”

    林岚喳喳眼睛,仿似明白了一些,问道,“你,你不用回去了?”

    “嗯,我这两月都在装病,找人贿赂了我父亲政敌的清客,那边参了父亲不孝,父亲没有坐上府尹的位置,迁怒之下,就撵了我出来,我去找你,却发现你们一家都不见了,多方打听才找了来。”

    “你装病?那怎么不先告诉我一声,害我和母亲弟弟都着急。”林岚恼怒起这两月的辛苦,就挣开了他的怀抱。

    任杰无奈,“我连小全子都瞒了,只有陈叔知道,若是知道的人多,就容易漏了马脚…”

    “我给你的信,你为什么不回,哪怕要陈叔出来同我说一声也好,我足足等了一个月。”

    “信,我没见到信啊?”

    “是莲香收了,她没给你?”

    “自然没给,这个死奴婢…”任杰大怒,恨不得立时再赶回任府扯了那奴婢卖去花楼,不过,他走了,府里就任涛那色心色胆,定然不会放过她,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行了,你都出来了,就别管她了,小全子和陈叔呢?”

    “我在城外有个小庄,送陈叔去那养老了,小全子就在前院。”

    两人说开了误会,就回了前院,刘氏见得女儿终于露了笑脸,也是欢喜。

    左右任杰也出了任府,无处可去,刘氏就做主选了个日子要他们成亲。

    任杰自然大喜道谢,带着小全子在外走了两日,买了一处三进小宅院,很是小巧精致,粉刷一新,又置办的整齐的聘礼,送到了林家。

    林岚的嫁妆,早在两年前,刘氏就给备办的差不多了,如今整理一下就好。

    林武和林夕兄弟俩虽然不舍林岚嫁出去,好在她嫁的也不远,妹夫又是个没有家族的,以后还要依靠妻族,自然不会对妹妹不好,也就放心了。

    于是这一日,任杰骑了高头大马,带着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接了林岚回去,拜堂成亲,招待了左邻右舍吃了酒席,关了院门,就剩下了小两口。

    林岚本着夫妻没有秘密的原则,唤了统统换了红色小袍子和衣裙的五小出来,任杰眼见着可爱聪明的小娃娃们,差点昏了过去,林岚好笑,正给他说几个小娃娃的来历。

    突然窗外亮起了许多光点,海子几个立时就飞了出去,绕着那些光点飞舞,笑着闹着喊妈妈,那些光点渐渐聚成了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子,原来她当日引了敌人走远,争斗过后真力大伤,找了一处清净地方修炼了几年,刚刚好一些就找了来。

    女子很感激林岚照料几个孩子,林岚却极是不舍的掉了眼泪,连连说着,是小娃娃们帮了她很多,她并没有多为他们做过什么。

    女子微笑不语,分了两个光点儿,隐没到她和任杰身上,笑道,“这两点真力是我的谢礼,保你们百年无病无灾。”

    说完,她就要带几个小娃飞走,小娃们抱了林岚大哭好半晌,这才随着母亲去了。

    林岚哭了半晚,终是睡去。

    一年后,小院里添了一对儿龙凤胎,刘氏正帮了女儿给外孙洗澡换衣衫,见得任杰回来就扯了个借口让了出去。

    林岚见得任杰脸色不是很好,就问道,“出了何事?”

    任杰叹气,“任涛因为强抢良家妇女,被人告去了元都,他外租和我父亲都因此被摘了官职,从此就是平民百姓了。”

    林岚却是笑道,“那你想要回去看看?或者接父亲来养老?”

    任杰想了想,上前揽了她和孩子,摇头道,“不,我会让陈叔帮我看着他们一家,过些年父亲老了,我每年多给银钱买些吃用之用就好。”

    怀里的孩子咬着自己的小拳头,不时吐两个泡泡,夫妻两个同时低头去看,都露出了幸福的笑。

    【完结】